法律斩断“怪叔叔”魔爪 别让孩子当沉默羔羊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1:56

  警方快速抓捕 法院严格审理 别让孩子当沉默羔羊

  50多岁的学校安全员在午休时间对班级“安全小干部”实施猥亵;和母亲一起回家,只是母亲临时去买点东西,孩子自己坐电梯上楼,竟在电梯上遇到了来送快递的“怪叔叔”……性侵儿童的犯罪表面上看“防不胜防”,但北京二中院少年庭法官表示,家长别做“甩手家长”,孩子别当“沉默羔羊”,在法律严惩下,必须斩断“怪叔叔”伸向孩子的魔爪。

  问题1

  孩子和家长关系疏离易给可乘之机

  从2014年底到今年3月,北京二中院共审理了15件未成年人遭受强奸、猥亵的案件,其中14件已经终审定罪。受到侵害的16名被害人中,有两人还在学龄前,14岁以下的为13人。

  尽管通过媒体报道,大多数北京市民往往认为这类案件多发生在城郊人员混在的大院、流动人口密集区等等,但从二中院统计的结果来看,她们当中,只有5人生活在这种环境下,而有11人是在校读书的中小学生。

  “除去犯罪分子的个人原因和偶然因素外,孩子被侵害,有很多情况下与 ‘问题家庭’有关,‘问题家庭’只有问题大小之分,没有地域之分。”二中院少年庭刘立杰法官说。

  去年审结的一起发生在西二环附近的案件,在某种程度上显现出了问题家庭里孩子和家长的疏离关系。感觉不到来自父母的爱,孩子们就更容易去寻求陌生人的关怀。

  2012年春,时年42岁,来自江苏的农民吴兆文通过QQ认识了不满14岁的女孩刘某。在相识之初,吴兆文主动给她充一些话费,送一点小礼物。当年夏天,吴兆文提出要和刘某开房,刘某起初不同意,但听对方讲“你不同意,我就到你家和学校去闹”,她害怕了。即使知道自己是遇到了流氓,刘某也没有告诉家长。7月的一天,吴兆文直接找到刘某家,刘某打开房门,放进了色狼。

  她事后对民警说:“我以为只要同意他一次,他以后就不找我的麻烦了。”但是从这时起的一年多时间内,吴兆文又多次纠缠刘某,甚至一次偶然见到了刘某的同学古某,他马上从刘某手中得到了古某的QQ号,刚刚加了“好友”之后,又通过“你不同意我就到学校闹事”的威胁得手。

  直到2014年2月,终于不堪骚扰的刘某才在他人的陪同下,前往派出所报警,民警在极短的时间内抓获了吴兆文。这时刘某才知道,这个一直自称“20多岁,在天津念完大学,在北京工作”的“网友”,是个40多岁的江苏农民,在一个棋牌室里修理麻将机。

  只是敌人太狡猾吗?孩子们的防范心理之差,遇事后畏惧家长、老师甚于畏惧色狼,种种表现让法官们感喟不已。“任何一个孩子,只要把事情跟家长一说,歹徒怎么可能轻易得手?”刘立杰法官说,很多情况下是孩子和家长之间的沟通出了问题,导致她们和家人太过疏离,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有了可乘之机。

  问题2

  并非仅有问题家庭孩子才易遭侵犯

  但绝不是只有问题家庭的孩子才容易遭遇侵犯。家庭和睦、亲子关系正常的家庭就能远离色狼黑手?远远不是。

  很多小学都会在班级里设置一个“安全员”岗位,让平时表现很好的孩子(多数是女生)纠正班级中追跑打闹、不服从管理的调皮鬼(基本是男生)。在大兴区某小学,学校后勤工作人员郭某被任命为安全老师,管理每个班级里的“小安全员”。“小安全员”们遇到管不住的捣蛋同学,自然要去“告老师”。

  2014年5月,郭某把两个10岁女孩带到了学校多功能厅,给了两块橡皮,接着就对孩子们进行猥亵。在多名同学的证言里,这个“郭老师”平时和颜悦色,对学生们都很好。当他突然摇身一变之时,孩子们慌了手脚。

  事实上,在这次事发之前,“郭老师”已经变身过多次了,也曾有其他学生受害。当天傍晚,其中一名受侵害的学生对家长说“我们郭老师特别流氓”,家长没有忽略这句话,详细询问之后,又跟另外被害学生家长取得了联系,于次日找到了学校。

  但据家长们在证言中反映,校方起初并不愿家长们报警,而是让他们和郭某的家人“先谈谈”。可是郭某弟弟一句“我哥哥就是太喜欢孩子才会摸的”加上“要私了”的表态激怒了家长们,家长报警,郭某很快被警方抓获。

  严惩

  公安机关高度重视当天抓获歹徒

  记者发现,只要受害人报警,公安机关对未成年人受侵害的事情都非常重视,歹徒往往当天即被抓获或在警方压力之下自行到案。

  进入司法程序之后,法院对此类案件的审理也非常严格,被害人的陈述稳定,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被告人种种狡辩毫无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