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渐成吸毒女性主体 情迷“勾引”毒祸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1:56

  深圳一名嫩模深陷毒品犯罪,终因“以贩养吸”被捕(详见本报昨日A8版报道)。女性与毒品犯罪之间,往往纠缠一个“情”字。在佛山,一个为摆脱失恋痛苦主动寻找毒品,一个因参加男友的朋友聚会在醉酒后“被动”成瘾,两个90后女孩所遭遇的毒祸似乎都与“情”脱不了关系。她们仿佛是自觉自愿地放弃了自己的意志和决断,把命运都交给了供养她们吸毒的人。在佛山警方今年“3+2”涉毒专项打击整治查处的万余名吸毒人员中,售楼小姐李萧萧和平面模特伍灵只是其中的一小分子。然而,这些90后女孩却日益成为女性吸毒人群的主体。

  (以下人物均为化名)

  人物特写

  A售楼小姐李萧萧:“吸毒,是我失恋自找的”

  2012年秋天,李萧萧只身来到佛山,行李简单到只有一个手提包。没想过要在佛山待多久、要做什么,李萧萧站在这个距离家乡1800公里的城市街头,心头纠结的还是失恋中的迷惘和痛楚。从16岁到21岁,李萧萧尝试了人生第一次恋爱,积攒下两三万元的存款,生活却一下子乱了。

  李萧萧需要寻找一个出口。用她自己的话来说,那段时间里,她“对男人没感觉”,心里认为“男人没个好东西”,对很多事情觉得看不清楚。到了南海大沥,李萧萧晚上9时多独自来到鄱阳路的一家酒吧。李萧萧对上来搭讪的男人感到厌烦,只有一个男人吸引了她的注意,即使在三年后的南海戒毒所中,李萧萧也难掩对这个男人的好感。

  “他和我一样,不喜欢啰嗦。我觉得他是我要找的可以倾诉的人。”凭直觉定好恶的李萧萧没有对这位大她七八岁的阿龙设防。在酒吧里聊了两个小时后,午夜时分,李萧萧和阿龙一起回到了他的住处,装在透明塑料袋里的冰毒就被随意地放在茶几上。李萧萧记得,这一晚,阿龙就“严肃地”告诫她,“煲猪肉”(指吸食冰毒)会上瘾。但她全然没有理睬,阿龙也再不啰嗦。看着阿龙熟练地做好“壶子”,点燃了“鬼火”,李萧萧兴致勃勃。“煲猪肉”的前前后后,她都非常明白,这是她自找的。只吸了两三口,李萧萧此后五天没有合眼,躺在床上一页页地翻看QQ空间里的日志,觉得过去经历的任何坎儿看起来都顺溜了。“解脱了。有了毒品,爱情就不重要了。”李萧萧回忆说,第二次“煲猪肉”与第一次相隔了一周时间,反倒出现了呕吐。而从第三次开始,她已记不清是在什么时候了。

  在李萧萧的隔壁,住着同样嗜毒的阿秋。遇到吸毒者聚会,阿秋会直接拿着李萧萧给她寄存的钥匙打开后者的房间,把朋友安顿在那。李萧萧对此虽不介意,却从没从阿秋那拿过毒品,她只喜欢和阿龙一起分享。每次,阿龙会在小区门口把李萧萧所需要的“猪肉”送过去,却从没要过她的钱。而阿龙和李萧萧,也始终只保持着倾听和倾诉的关系,在相识的第一年里甚至没进过李萧萧所住的小区。

  在佛山的三年中,李萧萧短暂地做过售楼小姐。但她没法融入那不到10个同事的圈子里。李萧萧觉得,在“有难同当,有福同享”的“兄弟们”中很舒服,却受不了“表面好,背后计较”的同事圈子。在戒毒所里,她挂念的只有交往了10个月的男朋友阿明。今夏,阿明因为李萧萧容留他人吸毒,20天不肯见她。现在,李萧萧却仍然觉得,男朋友会等她。

  B平面模特伍灵:“男友让我‘溜冰’,我以为解酒”

  去年春夏之交的佛山,对来此省亲的湖北女孩伍灵来说,“实在是太好玩了!”她终于有机会把家乡那所“节假日也不给回家”的艺术学院抛在脑后。这个好玩的世界,首先是从社交网络平台上打开的。伍灵加了三位四川籍的同龄女孩做“好友”。她们都在为网店做平面模特,而且同住在一间出租房里。很自然地,其中的陈香把伍灵推荐给了自己的摄影师男朋友做模特,又介绍了一位大她五岁的同乡何远波作男友。

  何远波有着1.78米的标准身高,天生俊秀,对伍灵百依百顺。他们一起泡吧,一起逛街,花多少钱似乎从不是问题。不需要格外的努力,只要在镜头前保持甜美的微笑,熬够时间,伍灵平均每个小时能拿到600至800元的报酬,最高的时候甚至拿过一小时1200元的大利是。

  去年6月25日深夜两点多,何远波带着伍灵和其他六七个朋友一起,已经喝光了4打啤酒。何远波准备好“壶子”,点上火,让伍灵也一起“解解酒”。她迷迷糊糊地以为男友递过来的是解酒药,接过去吸了两口,果然立刻酒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