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冒充“扶贫办联络员”:签保密协议 拨款百亿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1:54

制图/曲昆

唐开元资料

“王总”提供的唐开元资料和直接扶贫资金说明

  近日,重庆企业家张伟(化名)险些参与到一项“百亿元扶贫款”项目中。一名自称是“中国爱国品牌协会直接扶贫办公室”调研员的男子告诉他,可直接为当地国家级贫困县提供高达百亿元的扶贫资金,帮助牵线的人也可获得高额奖励。

  《法制晚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个所谓的协会并不是民政部许可的正规民间组织,该协会会长、直接扶贫办主任唐开元在网上的资料显示,身兼近20项头衔。

  中国扶贫基金会相关负责人向《法制晚报》记者证实,此类信息“肯定是假的”,无论是中国扶贫基金会还是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都没有下设“直接扶贫办公室”等机构,更不存在“华人华侨高额扶贫资金直接落地贫困县”的情况。

  饭局“结缘”

  号称可提供百亿扶贫款 “不便发文通知”

  11月底,重庆企业家张伟(化名)经朋友引荐,在饭局上认识了一名叫王新庆的“特殊官员”。据张伟透露,王新庆称,他所工作的“中国爱国品牌协会直接扶贫办公室”可提供一笔高达数百亿元的“直接扶贫”资金,直接落地拨款给任何一个符合条件的国家级贫困县。

  “我们都叫他‘王总’,他知道我在重庆当地一些贫困县有投资生意,希望通过我找到相关贫困县里的书记、县长,让我当‘第一联络人’,这个联络人的身份就是去说动县长书记开材料接受扶贫款,说只要促成这笔扶贫款直接落地,参与的人都可以拿到一笔高额的‘国家奖励’。”张伟说。

  在张伟提供给《法制晚报》记者的一份印有“中国爱国品牌协会直接扶贫办公室”字样并“盖章”、落款时间为2015年10月20日的复印文件中,关于这笔高达数百亿元“直接扶贫资金”的说明为:系爱国华人华侨银主自愿捐赠,来源正当合法、无犯罪记录、不还本不付息,不经省市两级直接拨付给国家级贫困县,主要用于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新农村改造、养老健康产业、文化旅游项目等,资金50亿-500亿元不等。

  除了介绍这笔资金的来源,在该份文件中就该笔“特殊资金”的保密性质还做出了特别说明:“不属于国家财政类拨款,因此中央机关不便发公文通知。”

  “‘王总’说他是该协会负责重庆地区的联络员,手里有两个贫困县名额,机会很难得,大家是朋友介绍的关系值得信任。”张伟告诉记者,他曾询问过王新庆的具体职务,对方说涉及保密条例不便透露。

  张伟还向记者透露:“甚至有重庆市民政部门的退休官员都相信了‘王总’所说的。”

  记者亲历

  “王总”详解款项申请流程 需数十页空白办公信笺

  为了了解该组织的具体诈骗流程, 12月1日,法晚记者以张伟朋友身份见到了王新庆,在会面中,王新庆称自己是山东人,他所在的“直接扶贫办公室”目前的放款模式叫“精准直扶”,他还向记者“普及”政策:“中央都开会了,2020年592个贫困县必须全部脱贫摘帽”。

  记者在多次与王新庆的会面后了解到,要拿到该协会所谓的“巨额扶贫款”需要有以下三个流程:首先需要一个“第一联络人”,做县长书记的工作,让县政府为该联络人签发《授权委托书》,这份委托书需要书记、县长签字并盖公章,第一联络人签名按手印,随后扫描并发送邮件到协会指定邮箱。

  第二步,需要县长与当地财政局长随身携带《扶贫资金借款申请书》和《扶贫款借款确认函》前往北京,在北京的联络员带领下,与该协会直接扶贫办主任唐开元见面,确定扶贫款数额并签订保密协议。

  最后,如果确定该县资格符合,一周以内,最高达百亿元的“直接扶贫资金”便会拨付到县里的财政账号上。此外,参与促成扶贫款落地的所有人,将会获得扶贫款金额的2%作为“国家奖励”。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发现,在王新庆要求提供的县政府材料中,特别提到需要“30张空白的县政府办公用信笺纸”和“30张财政局办公信笺纸”。

  称办公室在丰台从不挂牌 被怀疑后恼羞成怒

  在会面过程中,记者向王新庆询问此前是否有其他贫困县已经成功拿到扶贫款,王新庆向记者表示:“这个是保密的,你没看要签保密协议吗?到时候县长、书记都要立军令状签保密协议。给你的钱必须用于扶贫,这5年要是没有摘帽,县长书记干脆下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