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广东全链条打击毒品:摘“毒帽”仍任重道远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1:52

  12月21日,广东惠州市惠东县公安局内,警方向媒体展示扫毒行动中的警用装备。 肖冰摄

  “明知毒贩有枪,我们还是会冲上去抓。说不怕死是假话,谁都怕死,每个人都有老婆孩子。这时只能告诉自己,我们内心的恐惧远远不如毒贩对警察的恐惧大。”

  “当毒贩抵抗时发生了危险,民警也不能袖手旁观,追他们是我的职责,但是他们也是人,挽救他们的生命也是我的职责。”

  12月21日,在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公安局,缉毒民警对记者讲述了涉毒案件的侦破和抓捕过程,看似轻描淡写的语气,却处处透露出禁毒工作的严峻形势。

  12月19日至24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会同国家禁毒办公室联合组织了25家中央外宣媒体和中央重点新闻网站记者赴广东省、贵州省开展“中国禁毒2015集中采访话动”。

  据广东省禁毒委副主任、禁毒办主任、省公安厅副厅长郭少波介绍,2015年1-11月,广东全省共侦破毒品案件2.6万起,刑拘犯罪嫌疑人3.2万名,打掉制贩毒团伙1708个,缴获各类毒品34.8吨,同比分别上升0.3%、15.4%、57.9%、67.5%,查处吸毒违法人员17.1 万人,强制隔离戒毒7.3万人,同比分别上升19.2%、10.8%。近两年来广东破案数、刑拘数、逮捕数、打掉制贩毒团伙数、摧毁制毒场点数、查处吸毒人员数等六项禁毒执法主要指标一直保持同期全国第一。

  记者发现,跟2014年的禁毒数据相比,今年广东省侦破毒品案件似乎变少了,由3.1万起变为了2.6万起,但缴获的毒品数量由2014年的21.9吨上升到了2015年的34.8吨。对此,广东省禁毒办常务副主任邓建伟回应表示,今年缴获毒品的数量比去年有大幅度的增加,这就表明每个案件的涉毒量实际增大了。

  受国际毒情形势大气候影响及诸多主客观因素的共同作用,广东省面临的毒情形势依然严峻复杂,短时间内广东仍是国内新型毒品制造地、国际贩毒通道、国内毒品中转地以及作为毒品危害最为严重地区之一。为此,广东省禁毒办成立了《广东省禁毒条例》立法小组,经过近两年的调研论证,条例在今年11月份省人大审议通过,计划明年3月1日施行。

  中山市:对吸毒人员 “零拒收”

  一身病号服、赤脚,患有心脏病的老李脸颊消瘦,21日上,他正在和同屋的病友打牌消遣。老李所在的地方,是医院,但却看不到亲人照顾的场景;又不是普通的医院,老李是一名戒毒人员,这里的医护人员对吸毒病人进行每一次诊治时,都会有警察在场陪同。

  据数据显示,截至12月11日,广东省登记吸毒人员57.8万,约占全国总登记吸毒人数332.9万人的六分之一,其中包括超过1.8万病残特殊吸毒人员。

  面对患有艾滋、肝炎等病残吸毒人员羁押难、收治难的问题,中山市创新成立了全国首家“公卫合作”医院——中山市第二人民医院南区分院,目前已运营了四年多的时间。

  中山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谭培安介绍,中山市有几百名患有艾滋病、性病、肺结核等传染疾病和高血压等疾病的病残特殊吸毒人员,由于公安监管场所无法收戒,致使其流落社会。这些人仗着“免死金牌”经常在光天化日之下勒索、盗抢群众财务,严重危害社会治安。

  “如果一个村子、一个小区有这样一个吸毒人员,那么这个村子、小区的居民将不得安宁。” 谭培安说。

  由此,“公卫合作、警医联勤”新模式的南区分院应运而生,实现了对病残特殊吸毒人员的集中救治和统一管理,解决了公安机关对病残特殊吸毒人员和违法犯罪分子无法打击、监管场所无法收押的难题,已实现吸毒人员的“零拒收”目标。

  记者看到,该医院设有门急诊部、呼吸感染科、肝病及综合感染科等7个机构,配备有彩色B超、全自动血球仪、尿十项分析仪以及手术室、ICU间、80张病床等。

  负责医院安全管理的警官杨军告诉记者,面对有艾滋病的吸毒人员,有警察在场,医护人员会感到更加安全。而收治期间,吸毒人员家属可以申请探望。一些人病情稳定之后,将会回到戒毒所。

  今年5月,广东省省禁毒委在全省范围内推广中山模式,要求在2016年底前,全广东21个地市每个地市至少建设或改造一间病残特殊吸毒人员收治场所。目前已有惠州、佛山等6个地市正在建设中。

  惠东县:打击外流制毒师傅

  “2013年4月份,县委领导找到我要安排我来惠东县白花镇工作,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爱人的时候,她一整夜都睡不着觉。来到这里工作后,用了5个月的时间进行走访,可以说周围的环境是草木皆兵。记得当时有个场景让我印象深刻,村子里相邻的两家人,在门口很轻松的对话,‘煮好没有,我的快好了’这种。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们煮的就是氯胺酮的原料,加热到一定程度后会起反应。”对记者说起这段话的人叫做周永坤,是白花镇镇委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