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捂死瘫痪丈夫 律师:慈悲杀人建议判缓刑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1:51

  今年11月下旬,52岁的南京女子田某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在南京中院受审。田某某在法庭上称,她因长期独自照顾瘫痪在床的丈夫郝某某而患上抑郁症,早就萌生了自杀的念头。今年4月,当她再次表达想死的念头时,丈夫郝某某说不如一起死,她遂用抱枕将郝某某捂死然后自杀,但没有成功。

  法庭上,田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田某某的行为属于“扩大性自杀”,又叫“慈悲杀人”或“怜悯性杀人”,是自杀者不忍心自己死后亲人遭受痛苦,而把亲人也一起杀死的行为,请求法院在3年以下量刑并考虑缓刑。检方则建议在3年到10年量刑。案件没有当庭判决,将择日宣判。

  悲情血案

  她用抱枕捂死瘫痪丈夫,自杀未遂

  这起妻子杀死丈夫的悲剧,发生在南京。当妻子在法庭上说出自己的动机时,人们的心中五味杂陈。

  杀夫者说:我有抑郁症

  田某某生于1963年,虽然才五十出头,但她已是满头花白的枯发,面容瘦削憔悴,和同龄人相比,看上去要老很多。来自南京市检察院的公诉人指控,田某某于今年4月18日左右将瘫痪在床的丈夫郝某某杀死,后自杀未遂,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

  田某某供认不讳,但她表示自己患有抑郁症。她是因为嫌郝某某拖累自己才下了这样的狠心吗?

  田某某称并非如此,据田某某的说法,她杀死丈夫是和丈夫约好的。田某某称,自己和郝某某是1993年结婚的,郝某某是离异的,有个女儿跟着前妻生活。她和郝某某婚后虽然没有生育子女,但两人感情一直都不错。

  “是丈夫说一起走的”

  2010年左右,郝某某在家中突发脑溢血,被送到医院抢救。虽然命捡了回来,但郝某某从此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常年瘫痪在床,吃饭大小便都要人服侍。

  丈夫生病前,田某某还在外面打点工,自打郝某某瘫痪后,她就没法工作了。那时,郝某某和田某某已经从南京城里搬到了远离市中心的浦口一个小区,将城里的房子租给了别人,和各自的亲戚都很少往来。田某某基本上是一个人在照料郝某某,身心都疲惫不堪。长此以往,就像一根过了疲劳极限的弹簧,田某某再也无法恢复到以前的状态——她患上了抑郁症。

  两年多前,田某某就曾经和一个熟人流露过“活着没意思”的想法。今年4月,田某某再次和丈夫表达了这样的想法,“我说我不想活了,他说你要是死了就没人照顾我了,不如一起走。”

  田某某表示,听到郝某某这么说,她也觉得自己死了之后,丈夫一人在世上肯定要受苦,便用抱枕捂住丈夫的口鼻,丈夫动了几下就没了反应,她知道丈夫已经走了,随后就用一个塑料袋套在自己头上,又用一根鞋绳扎住塑料袋口,试图自杀,但最终没有成功。

  庭审直击

  律师认为此行为是“扩大性自杀”

  杀死丈夫后,田某某没有报警,而是过了4天才通知郝某某的女儿。郝某某的亲戚赶到他们的住处后,觉得可疑便报了警,田某某也没有逃跑,在现场等着警察到来,并跟着警察去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田某某供述了自己的作案经过。因郝某某已死,田某某所称事发经过到底是否属实已无法准确查证。但案发后,警方委托医学鉴定机构进行了鉴定,证实田某某确实患有抑郁症,案发时系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

  检方宣读的郝某某女儿的证词则称,父亲虽然瘫痪,但平时还比较乐观,不像会主动寻死的,有一次还说身体好了以后想学开车考驾照。此外,郝某某女儿也称,郝某某和田某某平时感情还是比较好的。

  庭审中,检方认为田某某等待警察到来并如实供述的行为是自首,应从轻处罚。检方还认为,田某某作案的主观恶性不深,建议法院在有期徒刑3到10年之间量刑。

  田某某的辩护人则认为,田某某没有任何前科,此次犯罪是因为长期独自一人照顾瘫痪在床的丈夫患上了抑郁症,产生了自杀念头后,不忍瘫痪在床的丈夫受苦,从而产生了先杀死丈夫再自杀的念头,这属于扩大性自杀,又叫慈悲杀人或怜悯性杀人。相比于一般的恶性杀人案件,田某某的主观恶性不深,且有自首情节,田某某的量刑可以更轻一些,建议在三年以下量刑并判处缓刑。法官在庭审小结中认为,无论对被害方还是被告人,这都是一起悲剧,法庭将在合议后择期宣判。

  ■名词解释

  什么是“慈悲杀人”

  据中国老年心理卫生专业委员会主委、浙江省人民医院副院长于恩彦介绍,抑郁症患者的自杀倾向及对周边人的危害都应当引起重视。“我死了以后,他们没人照顾了怎么办?不如一起死了,他们就不用遭罪了。”这样的抑郁症患者往往把亲人杀死后再自杀,受害者往往是孩子和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