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成沉重的馈赠:老人留房给孙辈 引子孙大战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1:50

  老人去世,子女们展开“遗产的战争”已是司空见惯的事,于是乎有些老人抛开忌讳,生前立遗嘱处分遗产。然而,一纸遗嘱仍然不能免除子女间的猜忌和争夺。为了尽量避免子女们的正面冲突以及其他一些原因,有些老人便采取将房产留给孙辈的迂回战术。他们的良苦用心有时却变成一份沉重的馈赠,让孙子孙女卷入父辈的矛盾漩涡。

  案例1

  拿着爷爷遗嘱 女中学生告叔伯

  中学生彤彤自幼和爷爷一起生活,并由爷爷抚养长大,感情深厚。几年前,爷爷因病去世。在住院期间,爷爷立下遗嘱,将自己的房产留给孙女彤彤,其他几个子女均无继承权。

  然而,拿着爷爷的遗嘱,彤彤继承房产并不那么容易。她到房管局办理过户,被要求出具公证处的继承公证。但是,想要办理继承公证,只凭遗嘱还不行,爷爷的其他法定继承人必须对遗嘱没有异议。彤彤的大伯明确表示拒绝办理公证手续,其他两个叔伯也不明确表态。

  为了继承房产,彤彤只好将3位叔伯起诉到法院。

  在法庭上,三位叔伯均不认可遗嘱的真实性,坚持说遗嘱上的签字不是老父亲所写,申请进行笔迹鉴定。

  彤彤的叔叔称,父亲有4个儿子,老大是个精神残疾人,生活非常困难,老人生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大儿子,如果说立遗嘱把房产都给了三儿子的女儿,与老人生前的行为是背道而驰的,也不符合常理。

  经法院调查,彤彤的爷爷陈老先生生前一直与彤彤一家三口共同生活,日常起居都由彤彤的父母照顾,一家人的孝顺街里街坊都看在眼里。老人被查出癌症晚期住院治疗期间,便筹划着自己的后事。正巧邻居和社区干部来医院看他,他便央求两人帮忙写个遗嘱做个见证。为了确认自己的精神状况,陈老先生还专门请了医院的一个医生也做见证人。

  在法庭上,被告方追问为什么把房子留给孙女。见证人说,他们并没有追问过原因,只是觉得老人愿意给谁是他的处分权利,就尊重老人的意愿。

  做见证的医生表示,整个治疗期间,一直是三儿子夫妇对老人进行照料,其他三个儿子却没见踪影。而且老人住院期间,用的都是最好的药品,价格不菲,所有的花费也都是三儿子一人负担。

  在几位见证人看来,三儿子一家尽了做儿女的义务和孝心,老人把房子留给孙女没什么好奇怪的。

  最终,法院认可了陈老先生所立遗嘱的真实性,依照遗嘱将老人名下的房产判决由彤彤继承。

  案例2

  爷爷留房给孙子 姑姑伯伯不同意

  与彤彤比起来,17岁的奇奇显得更尴尬,爷爷将房产留给自己,奶奶还在世,也认可同意,就这也没能让姑姑伯伯甘心接受。

  奇奇的爷爷奶奶一共生育了4个子女,十几年前,他们在市中心买下了一套房子,登记在爷爷郑老先生名下。

  郑老先生在世时,专程到公证处做了一份遗嘱公证,表示在自己百年之后,将房产中属于自己的那部分全部留给自己唯一的孙子奇奇所有。

  事实上,郑老先生遗嘱中提及的这套房子虽然登记在他的名下,但当年交的购房款却是小儿子,也就是奇奇的父亲给掏的钱,所以老人也觉得应该把房子留给小儿子一家。

  不过,在郑老先生去世之后,这一纸遗嘱却未能立即“生效”。虽然老伴儿张老太太仍然在世,也同意根据遗嘱进行分割,但郑老先生的一儿一女却提出了异议,拒绝配合办理继承公证。

  在奇奇一方提起诉讼后,姑姑伯伯二人以身体不好为由并未出庭,而是向法院提交了自己的意见。虽然他们都不否认遗嘱的真实性,却不愿意按照父亲自己的意愿分配他的遗产。

  对于奇奇的父亲凭借儿子“独吞”老爷子的房产份额,两人显然耿耿于怀,他们都要求为另一位长期没有工作,家里经济困难的兄弟留下一部分遗产份额。同时还希望给大姐一定的补偿,以示安慰。除此之外,两人还要求奇奇的父亲承担起老母亲的全部赡养责任。

  经过审理,法院认可了郑老先生所立遗嘱的真实性,据此将房产的一半判给奇奇继承。两名子女虽然心存不满,但无法改变法律的判定。

  解读

  留房给孙辈难避官司

  西城法院未审庭程乐法官接触过不少老人将房产直接留给孙子女引发的官司。她告诉记者,这些老人大多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基本上都是与孙子女及其父母长期共同居住的,在日常生活中,孙子女的父母也对老人尽了主要抚养义务,抑或是孙子女的父母为老人购房出资出力。因此,这些老人立遗嘱给某个孙子女,其实真正的给予对象是孙子女的父母。

  而老人兜个圈子,越过子女,直接把房产留给孙子女,无外乎以下几个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