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男子“被吸毒”十年:与妻子离婚胎儿被打掉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3:14

王涛向记者展示他的退伍证、村委会开的其无犯罪前科证明。

  3月30日晚,在滔河镇派出所内,达州通川区朝阳派出所所长、副所长在岚皋县滔河镇派出所所长的陪同下,向王涛(左二)介绍此事的上报情况。

王涛坐在家门口,一筹莫展。京华时报记者怀若谷摄

  3月29日上午,武昌火车站进候车室检票处,乘客王涛和妻子被警察架进值班室,两人被搜身、搜行李、验尿后放行。王涛是陕西安康岚皋县人,其堂舅2006年在四川达州因违法犯罪冒用其身份接受公安处罚,其“被逮捕”两次。后该信息于2010年4月被录入吸毒人员数据库,王涛的工作和生活也因此受到严重影响:前妻关系因此恶化、5个月大的胎儿也被打掉,两人离婚;去年6月,驾照因此被吊销。

  3月30日,录入单位四川达州通川区朝阳派出所负责人到王涛的老家补充材料。该负责人表示,他们得知该信息错误后,已两次向上级部门提交材料申请修改,但均因需补充材料被退回,最近因政策变动,又需增加证明材料才能提交,“我们错了就是错了,保证在今年7月底前解决这事”。

  1身份证失窃埋下隐患

  王涛今年30岁,家住陕西省岚皋县滔河镇泥坪村,其堂舅王某政比王涛小一个月,由于打小一起玩,关系亲密。王某政小学三年级时,母亲离家,虽然家境贫穷,但父亲对王某政非常溺爱,“三年级之后他就不上学了,整天游手好闲”,王涛说。

  王涛小学毕业后到滔河镇中学继续读书,有一次王某政到学校找王涛玩,住了一夜,次日一早就走了。之后,包括王涛在内,宿舍里多人共几十元钱不见了,“我问过是不是他拿的,他没承认也没否认”。

  王涛在初二那年决定休学离家,到江苏昆山的一家金属加工厂打工,挣钱补贴家用,吃住均在厂内。两年后的2003年,王涛回到老家,此时他已从普通工人升为车间主任,用上2000多元的三星手机。王某政因在家无事可做,便跟王涛一同去昆山打工,“王某政表现不错,工作5个月后,工资从最初的800元涨到1200元”。

  王涛没想到,他以后的命运会因此改变。

  2004年5月1日,工厂放假,老板带着包括王某政、王涛在内的五六个工人一起去上海外滩玩,当晚,王某政和王涛睡在同一间房。次日一早,王涛发现王某政已不见踪影,“我的钱包也不见了,里面有2000多元的现金以及身份证和银行卡。”“之后就再没见过他,肯定是他偷走了,我也没放在心上”,王涛说。

  这一年,因工厂出现变故,王涛回了家。

  2005年上半年,王涛在老家报名参军。当年12月,他前往新疆阿克苏,成为一名武警。意外的是,服役期间家中收到的一封逮捕通知书,称王涛为“吸毒人员”。

  2服兵役期间“被逮捕”

  据王涛的母亲王女士介绍,2006年的一天她收到封信,“信封是手写的,从四川达州寄来,信上说王涛因吸毒被逮捕了。但当时王涛在阿克苏,怎么会吸毒呢?”

  王涛的父亲吴明地(倒插门,儿子未随其姓)当即给部队打电话,找到王涛。

  “你在不在部队?”“在啊。”

  “家里收到一封信,说你吸毒被抓,你是不是犯法了?”

  王涛觉得莫名其妙,他立刻想到可能是王某政吸毒被抓了,“我当时在部队,很明显不是我,我也没太在意”。

  2008年年初,王涛退伍回家后不久,邮递员再次送来了一封装有逮捕通知书的信。“信里说,我在达州吸毒抢

  劫,经检察院批准逮捕”,王涛说,他立即到派出所找到时任所长蔡斌,“蔡斌说我人在家里,没有吸毒,派出所可以为我作证”。

  “只有王某政清楚我的详细家庭住址、家庭成员姓名,他又偷走了我的身份证,十有八九就是他,但派出所说没事,我也没放在心上”。王涛把收到的逮捕证交给了当地派出所。

  2008年,泥坪村村委会又收到了王涛的第3封逮捕通知书,但当时王涛及其父亲远在内蒙古包头市工地开挖掘机,村干部夏泽斌给王涛打电话问他是什么情况,并通过其他人确认王涛所在地点。

  2010年,父亲吴明地再次收到一封强制戒毒通知书,称王涛被强制戒毒两年,“检察院批准逮捕,在达州戒毒所强制戒毒2年”。此前,王涛一直在内蒙古包头市新建乡一位亲戚的铁矿内开挖掘机。

  2011年,王涛和同乡的人一起去昆山做木工,工程逐渐有起色,王涛开始带队到工地做木工,手底下有二十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