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破首例伪造银行卡案 POS机被改装助盗刷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3:13

  凌晨1点,一名经过伪装的身材娇小的女人来到一座偏僻的小镇,在两台ATM机上取走钱款。与此同时,警方接连接到市民报案称,银行卡明明带在身上,卡内的资金却被人转走。深夜取钱的女人是谁?又是什么人通过何种手段将别人银行卡里的钱款悄无声息地转走?且看《法制日报》记者一一道来。

  经过七个多月侦查,辗转唐山、哈尔滨、济南、宁波、株洲、广州等地,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公安局红山分局打掉一个利用改装POS机盗刷银行卡犯罪团伙,先后抓获9名团伙主犯,涉案金额100多万元。

  这也是内蒙古公安机关侦破的首例利用改装POS机窃取他人银行卡信息,制作伪卡实施盗刷的新型信用卡诈骗案。

  银行卡在身上钱却没了

  2015年7月23日,红山分局经侦大队接到钱某报案:他的银行卡带在身上,卡内资金却于7月22日被人在天津、黑龙江等地消费掉49980元。同日,高某也报案:其银行卡在当天被人分7次转走45000元。7月28日,又接到倪某报案称,其银行卡在唐山被人转走39000元。之后的短短几天内,又有数人报案。

  这类案件不断发生,引起了红山公安分局领导的高度重视,分局立即成立“7·28”信用卡系列诈骗案专案组,全力开展侦破工作。

  专案组初步调查发现,受害者卡内现金大多是在外地ATM取款机上被盗刷取现。经过分析专案组认为,这些案件与电信诈骗无关。银行卡信息的泄露和被复制是这些案件的关键所在。

  深夜取钱的女人是谁

  专案组通过梳理被盗刷的银行卡交易流水、调取被盗刷银行卡的取款录像、询问部分盗刷银行卡POS机的机主,想要从中找出交叉点,但没有发现任何破绽。

  就在专案组成员一筹莫展的时候,侦查员通过调取嫌疑人在河北省唐山市洒河桥镇两家银行ATM机上的取款录像时发现,取款人是个身材娇小的女人,并且进行了伪装,取款时间为2015年6月7日的凌晨1点47分。

  在这个时间段到如此偏僻的小镇来取款,她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通过反复观看和分析犯罪嫌疑人在洒河桥镇取款的录像,此时,嫌疑人一个接电话的动作引起了专案组的注意。

  2015年8月5日,赤峰市公安局在唐山警方的全力支持和配合下,锁定了两名嫌疑人:赤峰的佛某和许某。通过调查发现,录像里取钱的女子正是许某。

  事实上,许某只是佛某用来取款的马仔。佛某想通过盗刷银行卡获取不法之财以改变贫困的生活,所以他对盗刷银行卡的技术做过深入研究,并且通过网络和全国各地的相关人员交流作案经验。他们相互之间均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及住址,这些人涉及到全国十几个省份的不同地区。

  查出佛某和许某后,专案人员本以为此案已破。但8月末以来,经侦大队又陆续接到银行卡被盗刷的案件。佛某并不具备作案机会,难道佛某在赤峰还有同伙没有抓到?为了不打草惊蛇,专案组决定放长线钓大鱼,暂时未对佛某和许某抓捕。

  “动过手脚”的POS机

  专案组决定调整侦查方向,从银行卡信息的泄露途径入手。经过综合分析,专案组基本确定,在赤峰地区有一个利用改装过的POS机来采集银行卡信息的犯罪团伙,采集的信息卖到外地并且已经被盗刷。为了避免市民再次发生财产损失,专案组的破案工作迫在眉睫。

  2015年10月25日,专案组终于在受害人POS机消费的交易流水中发现了端倪。据两名受害人回忆称,他们都在红山区的某美容美发店用POS机刷卡消费过。是这家店有人用侧录器采集了顾客银行卡信息,还是这家店的POS机存在问题?

  令人失望的是,经过专案组的侦查和POS机厂家的鉴定,这两个推测很快都被否定了。美发店老板说,2015年7月的时候,店内的POS机都更换和维修过,但他只记得维修安装人员其中一个人姓马,其余的信息都回忆不起来了。

  生意赔钱后拜师“学艺”

  这位姓马的安装人员会是这起案件的关键人物吗?

  通过调查了解,马某的真名为张某,他在赤峰的一家POS机代理公司当业务员。侦查人员调查走访后,没有发现他给商户安装过改装后的POS机。

  就在侦查人员有些失望的时候,经侦大队又接到报案,专案组经过分析,认为受害人的银行卡信息是7月在某食品店消费时被泄露的,而张某曾给这家商户安装过POS机。

  专案组注意到,从2015年11月末起,张某开始和济南市互寄POS机等物品。侦查员在济南明察暗访后发现,在济南活动的是“王杰”和“阿华”,两人为师徒关系。12月4日,阿华突然神秘消失。12月5日,张某也从赤峰去了哈尔滨。专案组分析,张某应该是和阿华在哈尔滨见面并盗刷了别人的银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