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人员期待更好职业保障:收入低 有人身威胁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3:13

  7时50分准时到办公室,利用上班前一个多小时梳理和准备当天的工作。上午,接待一批又一批当事人,介绍执行进展,召开债权人会议;下午,跑银行、房管部门等查控被执行人财产,入户了解将查封房产的住户情况。晚8时回到办公室,加一个半小时班。

  对于去年结案613件的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王健而言,这是极其平常的一天。

  在我国,有许许多多像王健一样的司法人员,扎根基层、奉献青春,尽职尽责、守护正义。然而,他们中的很多人,学历高收入却不高,工作努力却难以升职,司法为民却有时不被理解。他们热爱这份职业,也期待能够得到更好的职业保障。

  案件激增身心疲惫

  6年前研究生毕业进入法院时,王健对工作忙碌是有心理准备的,但案件增长速度远超他的预期。2015年,吴江法院收案3.2万余件,是2011年的2.7倍,人均年结案333件。

  王健说:“执行案件不仅数量多了,难度也在加大,有的案件涉及相互担保、联保,被执行人多达二三十人,查控难度大,被执行人抵触情绪高,处理时需要耗费大量精力。”

  吴江法院政治处主任沈根荣告诉记者,吴江法院大部分法官手上的未结案件长期超百件,这迫使法官经常加班加点,不仅严重影响其身心健康,也影响到家庭和谐。“上班像机器人,下班像木头人”,成为法官的真实写照。

  司法人员工作压力之大,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检察院政治部主任王治深有体会。刑事案件办理周期本来就长,而去年渝北检察院人均办案量超过90件,较多的案件加上司法责任制改革带来的压力,导致检察官身心俱惫。

  针对这一情况,很多地方司法机关积极组织郊游、开设健身场所等为干警减负。渝北检察院严格落实法定休假制度,为贡献突出的检察官适时安排专门休假;吴江法院邀请心理专家作讲座,为干警传授积极调适心理压力的方法。

  据统计,去年,全国法院受理案件1952.6万余件。按22万名法官计算,人均约89起,人均办案量并不算多,案多人少矛盾主要在一线城市和一些经济发达地区。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毕玉谦认为,员额制改革应当将各地案件量作为重要依据,不能一刀切。要积极推动案件繁简分流、强化审前程序、建立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等,缓解人案矛盾。

  收入低晋升空间小

  入职6年,王健现在每月拿到手的工资是6000多元。和在苏州干律师、企业法务等工作的大学同学相比,不太拿得出手;与在政府部门任职的大学同学相比,“进步”又没那么快。

  据介绍,一般而言,法官要求硕士以上学历,从书记员干起,历经见习法官、助理审判员、审判员,40岁左右能担任庭长算是非常拔尖的了。而在基层法院,部分庭长的级别仅是正股,副院长也就是副科、正科。

  沈根荣分析说,相较于其他机关,法院人员较多、部门较少,导致单位人数领导职务相对较少,晋升空间相对狭窄。

  毕玉谦说,在许多国家,法官的收入虽然不及律师,但一般明显高于同等条件下的公务员工资水平。建议全国法院在编法官工资和相应福利待遇由国家统一开支,并适当提高。可以汲取国外的有益做法,形成自下而上、优秀法官向上晋升流动的合理竞争机制。原则上,上一级法院的法官应当具有在下一级法院特定期限的工作经历。

  独立行使司法权力

  法官职业保障还应当包括政治上、身份上的保障,即法官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非依法定条件、非经法定程序,不得被免职、调离、调换工作或令其提前退休。毕玉谦说:“唯有建立和健全法官的职业保障系统,才能让法官遇权贵不低头、视法律为唯一的上司。”

  近年来,我国司法机关一直在深化改革,努力做到“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

  渝北检察院是最高人民检察院确定的全国17个办案责任制改革试点单位之一,形成独任检察官和检察官办案组两种办案组织模式,将6大业务条线中的58项案件处理决定权及84项办案程序性内部审批权限授予检察官,基本实现由“三级审批”到“一级审批”。

  吴江法院开展审判权力运行机制改革,司法文书从审签制改为签署制,法官自己裁决案件,对案件质量负责。同时建立完善法院办案人员权力清单制度,划清院庭长在非己办理的案件中进行审判管理监督的权力边界,达到该管的必须管起来,不该管的不能管。

  人身威胁现实存在

  去年10月,苏州警方接到吴江法院有爆炸物的报警。武警和消防队员立即赶赴现场,经过数小时排查未发现爆炸物品。经追查发现,这是一起案件败诉方的虚假报警,最终,报案人被依法行政拘留15天。

  这一事件从一个侧面说明,对司法人员的各类威胁,现实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