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百亿电信诈骗赃款流入台湾 两岸协作追回20.7万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3:03

  台湾电信诈骗团伙成员在肯尼亚的窝点。温凯摄

  台湾籍嫌疑人许某。

  台湾籍嫌疑人简某。

  资料显示,电信诈骗最早起源于台湾。1997年,一批台湾人编写话术开始实施电信诈骗。2001年,电信诈骗进入大陆。近年来,电信诈骗愈演愈烈,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突出犯罪问题。

  近日,77名在肯尼亚对中国大陆居民进行电信诈骗的嫌疑人被押解回国,其中45人是台湾人。昨天,京华时报记者来到海淀公安分局,对办案民警及台湾籍嫌犯进行了采访,揭秘电信诈骗术。       京华时报记者袁国礼

  电信诈骗团伙如何分工?

  成员分三线老板为台湾人

  据办案民警介绍,该诈骗团伙的老板是台湾人,团伙成员分为一、二、三线。一线十多人基本是大陆人,冒充医保人员;二线的十多人都是台湾人,冒充公检法人员;三线的几个人都是台湾人,冒充金融侦查科科长。“诈骗团伙的核心都是台湾人。”办案民警说,诈骗团伙会经常更新“剧本”。目前最流行的是假冒大陆公安、检察机关,以受害人账户涉嫌犯罪为由,让其将资金打入指定账户。

  诈骗团伙的话术单由台湾老板提供,租房、生活都由台湾人管理。团伙成员用电脑程序向大陆发放短信,每次可发送1万个手机号码。

  受害者如果回拨,就拨到该团伙的电话上。

  据嫌犯供述,该团伙的老板叫胖财(音),台湾基隆人,30多岁。胖财从台湾带来的人要么有电信诈骗经验,要么有案底。这些人大多家庭条件不好,胖财通过提前支付工资对其实施控制。

  一线人员有底薪,大约5000元,还有3%-5%的提成;二线提成约在4%-5%,没有底薪;三线同样没有底薪,提成为8%。该团伙组织严密,管理严格。老板要求一、二、三线之间不得互相交流,不得进入对方的房间。

  “一线的房间不能听,不能看。”一名台湾籍嫌犯向记者表示。

  大陆嫌犯扮演什么角色?

  冒充医保人员打诈骗电话

  1992年出生的简某是台湾桃园人,高中肄业后当小工。简某的大哥是检察官,二哥是警察。简某自称和家人关系不好,从小打架、吸毒,还因为吸食K粉被警方处理过。

  2014年,一个叫阿耀的人让简某去肯尼亚玩,到了肯尼亚他才知道是搞电信诈骗。简某和其他十多个台湾人当二线,“就是冒充警察骗客户(受害人)。”简某说,他的“身份”是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侦队的左钢警官。

  该团伙在肯尼亚的窝点是一栋二层小楼,简某等十几个人住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都是大通铺。老板胖财在一楼一个单独房间,胖财给团伙成员安排话术单并负责发钱。

  简某供述,负责一线的十几人多是大陆人,他们在一层的客厅按照老板提供的话单冒充医保人员用座机给受害人打电话,“骗他们说其身份信息被盗,用于办银行卡,涉嫌洗钱,需要报警。”

  如果受害人上当,一线就会把电话转到二线。二线的十多个台湾人在二层的客厅工作,冒充朝阳分局或顺义分局刑侦队的警察,让受害人提供姓名、住址、身份证号码等信息。简某说,为了骗取信任,会主动提醒受害人拨打010-114查询他们的电话号码。实际上,诈骗电话号码已被改号软件处理成警方号码。对方落入圈套后就进入了转账环节,受害人用哪家银行转账,他们就向老板要哪个银行的账号。在此过程中,二线人员会要求受害者不要挂电话。确认钱已经转账完成,二线就会挂掉电话。

  台湾籍嫌犯负责哪些环节?

  操作“技术含量”高的大单

  简某说,小额的钱由二线诈骗,金额较大就会转到三线,“一般会跟客户(受害人)说是转到科长那儿”。三线的台湾人每人都有单独房间。

  2014年7月底,1978年出生的许某被胖财招募到肯尼亚,并被安排到最有“技术含量”的三线。台中人许某2010年曾因诈欺罪被当地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他对电信诈骗流程很熟悉。

  “不同岗位所需的经验和熟悉程度也不一样,一线最简单,三线最难,提成也是三线最高,所以一线人员大部分是没什么经验的大陆人,二、三线绝大部分都是台湾人。”许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