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诋毁好友惹官司 重庆首例“朋友圈侵权案”判决执行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3:02

▲邹晓在朋友圈谩骂好友的截图。

  本报讯 (记者 蒋艳 实习生 陈珺瑶 胡攀)朋友圈里发说说、点个赞,已成为很多人的习惯,但也别把朋友圈真的当私人场所,随意谩骂、诋毁别人也是要吃官司的!李妮(化名)就遇上这样一件闹心事:昔日好友竟然在朋友圈里诋毁、谩骂她,她一气之下将对方告上了法庭并赢了这场官司。

  日前,这起“朋友圈侵权案”由九龙坡区法院一审判决,要求发帖当事人在朋友圈公开发布道歉声明,并承担公证费、交通费等费用。这也成为我市首例“朋友圈侵权”判决并执行的案件。

  事起

  连续4次发帖谩骂

  今年33岁的李妮开了间艺术工作室,在圈内有一定知名度。但有一件事让她闹心了大半年,这事还得从去年6月说起。

  李妮在两三年前认识了邹晓(化名),一来二去成了朋友。但是没想到因朋友圈里的一条信息,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去年6月,李妮在朋友圈转发了一条信息,是关于“吃饭吧唧嘴”的行为,还说了一下自己的意见。谁知,邹晓在评论里回了一句“关你X事”。

  一开始,李妮想到邹晓可能是无心的,平时大大咧咧说话惯了,可事情后来的演变却出乎她的想象。大家观点的不一致,导致关系越来越僵,后来在朋友圈互删了对方。

  有一天,李妮听说邹晓在朋友圈里发帖骂她,这让她非常吃惊和气愤。因为邹晓不仅用了“贱人”、“乞丐”、“疯子”等侮辱性语言,还在帖子里大肆谩骂“作贱作死你要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交朋友要远离她”等,并用了李妮的真名、照片。1个月内,一连发了4篇这样的谩骂帖。

  起诉

  将骂人者告上法庭

  “看了邹晓在朋友圈发的帖,朋友会如何看待我?”李妮又气又恼,这件事成了她的一块心病,曾因精神压力过大去医院看过门诊。

  去年7月,受到困扰的李妮以侵犯名誉权为由,将邹晓告上法庭,希望对方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恢复名誉。原告李妮要求,被告邹晓删除朋友圈中侮辱性内容,并在朋友圈公开发布道歉声明,保留一个月以上;赔偿原告因此产生的医疗费、交通费、律师费、公证费等;支付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

  重庆万同律师事务所律师通过曲折取证,保留了邹晓在朋友圈发帖诋毁李妮的照片、文字,并向重庆市公证处申请保全证据公证。李妮说,在案件诉讼期间,对方的家人也打电话来威胁、谩骂,这让她很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

  经过审理,今年2月,九龙坡区法院一审判决李妮胜诉。法院认为,公民依法享有名誉权,其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他人不得采取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名誉。要求判决生效五日内,被告邹晓在朋友圈公开发布道歉声明,保留一个月以上;并要求被告支付公证费、交通费共2300元。

  一审判决后,当事人双方都没有上诉。被告随后执行了判决要求。

  ■新闻面对面

  “希望她能明白这是错的”

  记者:这件事对你的生活影响大吗?

  李妮:肯定的。从这件事发生到现在,闹心了大半年,看起是件小事,但影响却很大。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朋友,不明究竟的人看到这些微信会怎么想,也许会对我产生猜疑。这干扰了工作,扰乱了生活,也影响了我的社交。

  记者:为什么选择与发帖者对簿公堂?

  李妮:在朋友圈宣泄情绪可以,但不能以诋毁别人为代价,这是底线。我只是想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也让她明白一件事,这样做是错的。

  记者:这样的判决结果你满意吗?

  李妮:遇到这样的事我不是第一个,只是我拿起了法律的武器。判决对方在朋友圈公开发布道歉声明,希望这样能让人受到警醒,引起重视。但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法院没有主张,比较遗憾。

  ■律师说法■

  朋友圈是社交平台

  公开谩骂诋毁属侵权

  案件委托代理人、重庆万同律师事务所律师洪杨说,微信朋友圈作为新兴网络传播媒介和社交平台,具有即时性、广泛性和互动性等特点。因此,微信朋友圈仍然是开放性的网络舆论平台和媒体。

  洪杨说,公民在新兴网络媒体上享有言论自由的权利,但该权利的行使应以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为边界。本案中,被告使用其注册的微信号在朋友圈中针对原告,无故多次使用人身攻击语言、原告本人的照片,不仅具有贬低原告社会评价的主观故意,客观上也造成原告个人品性、德行受到贬损,其行为已构成侵权,理应对侵权行为承担侵权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