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女未尽赡养义务 老人赠与房产还能要回来吗?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2:58

  张华这样做是为了讨好两个儿子,以便舒心地在儿子家里养老。他们并未得到想要的结果。小儿子称房产过户后便会赡养张华,但当房产变更到小儿子名下后,张华却无法踏入家门,只能再与对自己意见颇多的大儿子生活在一起。因未尽赡养义务,张华向小儿子提起诉讼,打算要回那套已经过户的房产。

  老人如何处置房屋等财产,才能在晚年得到儿女更好的赡养,正成为许多老年人面临的难题。

  83岁的张华(化名)站在窗边看着穿梭在枣林前街上的车辆。张华腿脚不便很少下楼,站在窗口成为他与外界接触的方式。

  张华与大儿子住在一间40多平方米的老房中,身患半身不遂的老伴儿与小儿子住在一起。

  张华与老伴儿原本有三套房产。9年前,他们卖掉了居住的房屋,各自带着一部分卖房款,分别住进了两个儿子家里,并对剩余两套房产做出了赠与决定,两个儿子各得一套。

  卖了房

  老两口分住两家

  中午剩下的菜装在塑料饭盒中,一个掰开了的馒头裹在塑料袋中,这些饭菜也是张华的晚饭。

  83岁的张华与大儿子住在枣林前街附近的老房中,老伴儿与小儿子住在一起。“目的就是想到了我们的养老问题,想着这样可以更好地养老、生活。”他对北京晚报记者说。

  2007年下半年,张华的老伴儿得了脑血栓,导致半身不遂,住院一个多月,恢复后出院。“老伴儿想让大儿子养我,让小儿子养她。”

  张华和老伴儿决定卖掉西三旗附近的小两居,分别到两个儿子家里去住。“房子一共卖了50万元,老伴儿带着30万元去小儿子那里,我带了20万元到老大那里。”

  除了西三旗的房产,张华与老伴儿还有枣林前街与沙子口的两套住房。“沙子口房的房本是我的名字,枣林前街房的房本是老伴儿的名字。”

  分开的时候,张华和老伴儿一起写了一份赠与决定,将名下的两处房产分别赠与了两个儿子。“我名下沙子口的房子赠与了小儿子,老伴儿名下枣林前街的房赠与了大儿子,目的就是想讨他们个好,好好地赡养老人。”在赠与决定最后,明确写着“对老人要尽好赡养义务”。

  “我们周末的时候可以在公园见面,聊聊天,平时很少见面。”在张华看来,养老的情况并未像他想象的一样,出现了许多的问题,“有的是语言,甚至是肢体的矛盾冲突。”

  急过户

  小儿子屡次施压

  一年后,老伴儿找到张华,还是想与他两个人在一起生活。“老伴儿有两千多元的退休工资,每月给小儿子一千块,小儿子想把工资卡要过去,但是老伴儿不愿意。这样老伴儿就和小儿子有了矛盾。”

  张华思来想去,找小儿子谈,希望老两口一起过。“跟小儿子谈了一次,我去他们那里生活,自己带着卖房的这些钱过去,他也都同意了。”而后,张华搬到了沙子口的房子,与小儿子一起住。“儿媳妇可能是不太愿意跟我们一起住,小儿子一家人回到了原先住的平房去,我的钱就没有给小儿子。”

  张华告诉北京晚报记者,这样的居住情况持续了三年时间。小儿子周末会回来看看张华与老伴儿。

  2011年9月,张华做了心脏支架手术。

  出院前,小儿子来到医院,想让张华回到大哥家里去住。“谈了几次也没有谈好,没有办法,我就回到了老大那里去。”

  一年之后,张华再次做了心脏支架手术。

  “沙子口的房子是我的名字,小儿子想让我把房子过户给他,多次找到我要我过户。”张华不同意过户,因为他觉得个人的养老问题还没有着落。

  “2014年3月,小儿子为了过户,将老伴儿送到了居委会,目的是给我施加压力,让我过户。”居委会叫张华去接老伴儿,他只能把老伴儿接到了大儿子家里,“但是矛盾也陆续出现”。

  无奈之下,张华希望大儿子能够腾出枣林前街的房子,让老两口住在那里。“大儿子将枣林前街的房子出租,而后给我和老伴儿在自家附近租了一套一居室。”

  房到手

  老人却被拒门外

  当年年底,张华的老伴儿生病住院,留下张华一人住在租住的地方。“大儿媳在忙活着她即将生产的儿媳妇,几乎没有人能照顾到我。”张华担心自己一个人出现意外,暂时住到了一名亲戚家里。

  由于再次遇到了无人照料的情况,张华便找到了小儿子。“小儿子来了之后借着机会跟我说,把房过户给我、我管你,他说让我们住在沙子口的房里,给我们请一名保姆,他们也会时常去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