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十堰法官被刺事件调查:行凶者伤人后尿了裤子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2:57

  十堰法官被刺事件调查

  43岁男子不满二审结果,持刀捅伤4名法官,法院称依法判决

与十堰方鼎公司的劳资纠纷,让胡庆刚最终铤而走险。

与十堰方鼎公司的劳资纠纷,让胡庆刚最终铤而走险。

  胡庆刚尿了裤子。

  搜到法院一楼时,法警陈锦敏发现了他。此时,胡庆刚站在墙角,手上拿着刀,大叫着:“别过来!”

  陈锦敏发现,胡庆刚的裤腿湿了,站立处有一圈尿渍。

  半个多小时前,在这幢十堰法院办公楼的6楼,胡庆刚拿着水果刀,“像个疯子一样”,先后捅伤4名法官,其中一名法官前后身中7刀。

  胡庆刚是在领完二审判决书后拔刀行凶的,在这起劳资纠纷的民事案中,胡庆刚败诉。

  9月9日案发当天,十堰警方以故意杀人罪将胡庆刚刑拘。两天后,在央视的镜头中,胡庆刚在回答作案动机时说:“因为我不服!你说我败诉,你要说出个原因来。”

  行凶

  被刺的四名法官所幸性命无碍。伤势最重的郑飞已经从ICU病房转出,其他三人则被转入心外科病房。

  9月9日一早,胡林没有觉察到多少异样,他和三哥胡庆刚一起合住。当天的一大早,胡庆刚就出门了。

  十堰中院的视频监控显示,当天上午9点33分许,胡庆刚来到中院的二楼入口。十堰中院有两个入口,法院工作人员一般从二楼出口进出,门口有法警值班;一般人员则从一楼信访大厅进出,需要经过安检。

  当天,胡庆刚戴着一顶白色帽子,穿着一件浅色T恤,下身是一条土黄色的裤子,黑色皮鞋。在法院二楼大厅,胡庆刚左手捏着一份报纸,右手拿着手机。谁都没想到,胡庆刚的右裤袋里,藏有一把折叠水果刀,展开有22厘米长。

  很快,一位女法官到二楼,将胡庆刚迎进去。这名女法官是刘坦,胡庆刚劳资纠纷案的二审法官之一。

  刘坦至今仍躺在十堰市人民医院心外科的病房内。据她介绍,当天是通知胡庆刚来取二审判决书的,二审胡庆刚败诉。在六楼法官办公室内,刘坦向胡庆刚解释二审判决的依据和原因,“十来分钟里,两人交流还算正常”。

  上午10时左右,没有任何征兆的,胡庆刚突然发难,一刀捅向刘坦的左胸,刘坦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胡庆刚拔出刀,又捅向刘坦的右胸。

  坐在一旁的法官郑飞连忙起身救人,还未近身,就被胡庆刚连捅数刀。隔壁办公室的刘占省等几人听到动静,跑过来发现郑飞已经躺在地上。

  刘占省上前抓胡庆刚的肩膀,被胡庆刚反手一刀,捅在左胸。病床上的刘占省告诉记者:“刀伤10厘米,幸亏我比较胖,医生说,再深一点就没命了。”

  刘占省的出现,救了郑飞一命。参与抢救的医护人员介绍:郑飞前胸和后背被连捅七刀,刀伤贯穿右胸和后背,刺穿肺部,全身失血量达到三分之二,“抢救时,他身上的血几乎换了一遍”。

  凶案现场,胡庆刚还想捅刘占省,刘扬手挡开。见陆续有人赶来,胡庆刚开始往门外跑。民三庭庭长胡韧拦在门口,被胡庆刚一刀捅伤腹部。随后,胡庆刚顺着楼梯逃到法院一楼。

  十堰中院的一楼和停车场相连,中间有一道门,需要通行密码。胡庆刚慌不择路,跑进了“死胡同”,只得躲在一楼的墙角处,直到半个小时后被赶来的法警控制。

  被刺的四名法官所幸性命无碍。伤势最重的郑飞已经从ICU病房转出,其他三人则被转入心外科病房。胡庆刚被警方以故意杀人罪刑事拘留,关押在十堰市看守所。

 43岁的胡庆刚被人认为“一根筋”。

43岁的胡庆刚被人认为“一根筋”。

  官司

  2015年3月23日,十堰茅箭区法院一审判决:“本院认为原告胡庆刚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对于原告胡庆刚的各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胡庆刚败诉。

  过去的一年多,熟悉胡庆刚的人都知道他在打官司。

  2013年8月13日,胡庆刚经人介绍进入十堰方鼎汽车车身有限公司(下简称“十堰方鼎”)上班。两个月后,胡庆刚告诉好友伍文强,十堰方鼎派他去武汉方鼎的工厂,“去武汉时,他还非常高兴,觉得是被重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