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5年查处假药案逾2000宗 大型窝点均生产假伟哥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2:57

制图/李晓军

  《法制日报》记者从广东省食药监局获悉,近年来查处的大型假药窝点基本上都生产假伟哥。执法部门曾在广州市花都区捣毁一个特大窝点,缴获伟哥原料枸橼酸西地那非超过两吨,可以生产50mg规格的伟哥4000万粒。

  自2011年至今,广东省共查处制售假药案件2263宗,涉案假药货值超过10亿元,捣毁制假售假窝点1355处,抓获犯罪嫌疑人2600多名。

  网上售假现象增多

  广东省食药监局稽查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近年来广东省假药市场呈现出“四增多四减少”的现状。具体而言,地下窝点制假售假现象增多而持证企业故意制假售假现象日趋减少;假冒名牌药品现象增多而假冒普通药品现象日趋减少;通过互联网、邮购等渠道销售假药的现象增多而通过药店、医院等线下渠道假药的现象不断减少;向国外销售假药的现象日趋增多而从国外销售到国内的现象在减少。

  一个突出的现象是,假冒销量大、利润空间大的名牌药品的现象比较多。这其中,假冒美国辉瑞公司“万艾可(伟哥)”的现象最为严重,近年来查处大型的假药窝点基本上都有生产假伟哥的现象。另外,一些利润空间大的药品也容易成为假冒对象,如人血白蛋白、抗肿瘤、治疗慢性病的药品,对公众身体健康危害比较大,而其他绝大多数的普通药品出现假药的情况比较少。

  网上监管深度缺位

  假药作为一种社会公害,其出现甚至是泛滥有着深刻的原因。对此,广东省食药监局稽查局相关负责人分析说,假药生产成本低,暴利驱使不法分子造假;公众安全用药的科学素养有待提高,一些公众贪图便宜、轻信宣传,不懂得辨别真假,向假药贩子购买假药;网络、物流的日趋发达,形成完整的制假售假黑色链条;药品同质化现象比较严重,市场无序竞争甚至是恶性竞争的的局面仍然存在。

  繁重的食品药品安全监管任务也使得年轻的食品药品监管部门不堪重负,面对数量庞大的监管对象和产品,食品药品监管部门人员不足、机构不全、能力不强的矛盾显得十分突出,另外,监管重点不突出,主动监管滞后、被动监管成为常态使得监管效能不高,特别上是互联网监管的深度缺位,客观上也给假药提供了机会。

  该负责人还透露,统一高效的执法打假体系有待进一步建立健全。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内部缺乏统一高效的执法打假机构,缺少高素质的打假人才和强有力的技术支撑体系,公安机关未能成立专门的侦查打假机构,使得打假效能低下。

  值得注意的是,药品打假社会共治的局面尚未形成。“打击假药需要司法、行政手段的深度配合,更需要信用体系、道德伦理体系和新闻舆论的一致支持,使得制假售假者付出高昂的经济成本、法律成本、道德成本、信用成本,从而达到根治的目标。”该负责人指出。

  网络打假应成主战场

  随着互联网已经成为人们必不可少的生产生活工具,互联网也成为销售假药的主要渠道,据统计全世界80%的假药是通过互联网直接或间接销售的。此外,制售假药活动还通过并围绕互联网结成各种各样的利益共同体。

  广东省食药监局稽查局相关负责人谈到,针对互联网具有虚拟性、开放性、无界性的特点,以及办理互联网违法案件存在的案源发现难、案件切入难、调查取证难、查处规范难等诸多困难。从2009年开始,广东省食药监局组织深圳市药品监管局利用云计算、大数据等先进互联网技术,积极开展互联网药品信息的分析研究,密切追踪制售假药活动的动态,准确定位地下窝点的人流、物流和资金流,联合公安机关予以全面打击。从2009年至今,广东省食药监管部门共组织全国查处网络销售假劣食品药品案件96宗,涉及药品、保健食品、医疗器械、化妆品四大类近200个品种,全国范围内累计查扣货值近3亿多元,案值近10亿元。

  “实践证明,加强互联网监管,着力聚焦互联网药品打假主战场可以有效切断制售假药的利益主链。”该负责人说。记者 王开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