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特大医托诈骗案:在肿瘤医院等地寻找“猎物”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2:56

  被告人站满了法庭,其中一名被告人称听力不好,大声回答法官提问 摄/记者 刘畅

  冒充“患者”或“患者家属”,在同仁医院、儿童医院、积水潭医院、肿瘤医院等地寻找“猎物”,以“我的病在那家医院治好了没花多少钱”为由,诱骗外地来京患者到朝阳望京的杏林仁海诊所和大郊亭金玉良方中医诊所,由诊所“专家”骗取高额挂号费、药费。去年8月,警方打掉俩“医托”团伙,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13人。

  今天上午,以赵合彪为首的医托团伙等15人(其余几人已另案处理)因涉嫌诈骗罪在朝阳法院受审。

  检方指控

  15人“医托”团伙 诈骗29万

  据检方指控,2014年2月至8月间,被告人赵合彪、李宜蓉等人,在朝阳区南湖西园杏林仁海门诊部内,雇用被告人医生刘宏恩、彭君、吕雅琴、张继邦等人,组织“医托”冯家菊等3人及凌伟秀等4人(后4人另案处理)在北医三院、北京儿童医院、同仁医院、北京中医医院、北京肿瘤医院等各大医院等地行骗。

  团伙由无行医资质人员冒充医生助理及导医,以夸大医生身份和治疗效果、开具不明配方高价中药等方式,瞄准外地来京的看病人员,将其骗往该门诊部就诊,共骗取王曼等60余名被害人共计人民币29万余元。

  据法晚记者了解,被告人王琼作为门诊部财务人员,负责收取被害人钱款、返还承包人赵合彪等人的提成、为被害人退费等工作,为赵合彪等人的诈骗活动提供帮助。

  庭审现场

  15名被告人受审 家属不停哭泣

  上午10时许,特大医托诈骗案还有几分钟就要开庭了,除了20多名被告人家属步履匆匆进入法庭旁听外,该案还吸引了数十家媒体,坐满了旁听席。

  庭审前,法庭还专门在辩护律师的位置加了一张桌子,10名辩护律师挤在两张桌子旁辩护。

  曾经在团伙中扮演“医生”角色的两名被告人吕雅琴和刘宏恩在庭审前被取保候审,坐在后面的旁听席上,随后被要求坐到前面。由于两人岁数较大,又身患高血压、心脏病、脑梗、白内障等多种疾病,经法庭允许,两人坐到被告席上。

  上午10时28分,在法警的押解下,一众身材矮小的青年男女和头发花白的老头老太太共15名被告人被带进法庭。坐在后排的家属忍不住站起身,有的眼角红了,有的眼泪不住地往下流,有人捂着鼻子拿着纸巾不停地抽泣,还有年纪稍大的家属忍不住叹气。

  诊所啥病都看 医生助理最高学历是高中

  在法庭上,除彭运怀对指控金额3万多元有意见外,其余被告人均认罪。彭君等人的辩护律师对罪名没有异议,但对共同犯罪和涉案金额不认同,认为指控金额过高。

  检方介绍,杏林仁海诊所有4个诊室,儿童病、皮肤病、肝病、荨麻疹、白癜风什么都看。

  其中40岁的李宜蓉、27岁的唐高武、45岁的钟艳、27岁的胡乔、41岁的许秀玲都是湖南人,他们和60岁的河北籍男子彭运怀等实为诊所承包人,扮演“医生助理”的角色。几人中学历最高的1人仅为高中学历,最低的只有小学学历。而诊所的医生,只有一人是大学学历。

  一名“医托”称,他一直在北京打工,后经朋友介绍,认识了被告人张继邦,对方向他推荐了杏林仁海,月薪1.5万,让他从各大医院门口招揽外地来京患者来诊所看病,平均下来带一趟人挣两三百,由医生助理发钱,每天结算。

  “8月4日刚谈好准备干活,人还没认全呢,6日就被抓了,受害人把我认成老板,我很冤。”他说。

  紧接着其他几名被告人,包括该诊所会计王琼也称去年4月才开始“工作”,都是亲戚朋友介绍的。他们辩称没见过老板。

  截至记者发稿,庭审仍在继续。

  庭前探访

  涉案诊所已不见踪影

  昨晚7时许,法晚记者来到曾经的事发地点朝阳区南湖西园杏林仁海门诊部探访。在南湖西园南路西侧224号楼内,记者没问到“杏林仁海”中医门诊部,只在这栋灰色的小楼南侧发现了一个敞开的玻璃门,看到上面贴着红色“门诊部”三个字。

  从玻璃门进入,有一部直梯,周围打着其他商户的广告,但记者并未看见“门诊部”在哪层,只好一层一层找,但并未找到。

  224号楼下周围不时地有人或是走路或是骑着电动车经过,记者向附近的居民询问这里是否开过一个叫“杏林仁海”的中医诊所,有人说这里以前有个中医诊所,但没注意名字,现在旁边开了一家新的,也是中医诊所。记者随后向旁边的几家商铺老板和保安询问,但他们的回答都是不知道。

  案情回顾

  “医托”坑外地患者 113人被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