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师大凶杀案死者家属:不要钱,只要凶手偿命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2:52

死者芦海清生前照片

凶手滕某照片

  文 广州日报记者肖欢欢 图 芦海强提供

  四川师范大学大一学生芦海清被室友滕某残忍杀害一事连日来引起社会强烈关注。连日来,本报记者采访了受害方和凶手的家属以及两人的室友等人,这起悲剧发生的脉络也逐渐清晰起来。早在芦海清搬进宿舍住了3个月后,他就发现和滕某有些合不来:一个人外向、多话,喜欢开玩笑,而另外一个则内向,自尊心极强。芦海清一句不经意的玩笑话,在滕某看来就是嘲讽和挖苦。两人曾多次发生矛盾。滕某不止一次表达出想杀死室友的冲动。但芦海清只当这是玩笑话,他曾两次要求调换宿舍,但未果。对于滕某母亲表示儿子有精神病的说法,死者哥哥芦海强表示,这是想拿精神病当“免死金牌”。他不要钱,只要滕某偿命。

  死者生前曾两次提出调换宿舍

  据死者卢海清的室友向本报记者介绍,在一起住了3个月后,几名室友就发现异样:相处不那么融洽,滕某比较法难相处。有室友向学院申请调换宿舍,其中就包括芦海清。因为他和滕某的床铺紧挨着,下床时会发出声响,尤其是周末,他在外面做兼职,7点就要起床,多少有些响动,会影响到滕某。因为这事,两人争吵过。后来芦海清想和别人换个铺位,但没有人愿意,芦海清先后两次向老师提出想更换宿舍,他不想和滕某的关系继续紧张下去,但老师的建议是,新生要学会和不同的人相处,这也是上大学要学习的内容之一。

  每天晚上回到宿舍,几台电脑同时播放音乐。而这通常成为激化矛盾的导火索,滕某不止一次用冰冷的声音警告室友“关掉音乐”。

  3月26日晚上8时许,室友们和往常一样播放音乐听,芦海清禁不住不住跟着唱了两句,并用手拍打着书桌伴奏。而滕某当时则在看书,他大声说“唱什么唱,你唱得很好听吗?”芦海清反问:“我唱两句怎么了?”于是滕某冲了过来,用手中的书本往芦海清的脸上打,一巴掌打在他脸上,芦海清也不甘示弱,拿起床上的皮带挥舞过去,刚好抽在滕某的脸上。几位室友赶紧出来劝架,冲突仅仅持续了两分钟,两人就被拉开。滕某的脸被抽出一条血印,芦海清的T恤则被撕烂。

  经过一场“男人式的决斗”,这件事好像风平浪静。滕某后来将芦海清约到了寝室不远处的学习室内谈心。他告诉芦海清,自己曾患有抑郁症,让芦海清“尽量不要惹他”。芦海清以为他在开玩笑,说了一句“谢谢你今天饶我一命啊”,这句话在滕刚看来是讥讽。这是两人的最后一次交谈。

滕某和死者在军训时合照

  凶手曾多次放话“早晚弄死你”

  在芦海强的印象中,弟弟是一个活泼、外向的人。“话痨,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芦海清特别喜欢唱歌,会弹钢琴和吉他,最爱听张信哲的歌。早在上高中时,芦海清经常早上5点多一个人起来跑到山上去练声,但爱唱歌惹来杀身之祸,芦海强万万没想到。在上高中时,芦海清在班上成绩中游,一家人并未指望他考上一本,芦海强曾建议他学理科,将来好找工作,但芦海清却执意要学艺术,在高考前还专门报了兰州一个艺术课培训班。

  巧的是,滕某也在这所音乐培训学校培训。不过,两人这时并不认识。在老师眼中,滕某的资质一般,并且抗压力能力较差。有一次考试前,滕某找到老师,说他整夜失眠、焦虑,已经有3天睡眠不足4小时。原来,他每天晚上都熬夜练习乐理、声乐到凌晨三四点钟。

  滕某家里条件相对要好一些,一家人均在监狱系统工作。父亲滕宗武今年51岁,是白银监狱财务科副科长;母亲赵芳(化名)今年46岁,是白银监狱办公室职员。一家人在白银市的住处也十分普通,一套70多平方米的房子中并没有过多装饰,楼龄十多年。赵芳说,自己每月工资只有1000多元。

  滕某的微博充斥着焦虑和愤怒,其中脏话和暴力词汇常常出现。创建陌陌群组的同一日,滕某戾气尽显:“我他妈一定要把这女的杀了”。一位和滕某相熟的知情人士表示,滕某因为性格孤僻,没有女朋友,他通过陌陌认识了几名陌生女子,还多次请其中一名女子吃饭,但后来,这名女子却再也不搭理他,滕某感觉到自己被耍了,前面花的几千元钱都打水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