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川师大127宿舍:唱歌引发的血案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2:50

  芦海清平时爱开滕某“玩笑”引积怨 案发前夜两人因宿舍唱歌打架

  律师称滕某不止一次动凶机 母亲称滕某患抑郁症高中时多次割腕

  3月28日凌晨1时10分,在成都工作的芦海强已经熟睡,手机突然诡异地响了起来。因为平时要跑业务,芦海强对于半夜三更打来的电话并不意外。

  电话那头的人自称是四川师范大学的老师,说让他赶紧来一趟,他的弟弟芦海清可能死了,需要他过来辨别一下遗体。芦海强起初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以为接到了骗子电话,但后来一想,如果是骗子,应该不会这么晚打来。

  原本已沉沉入睡的芦海强突然打了一个哆嗦,随手抓起一件衣服,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川师大驶去,上了车后他才发现,衣服都穿反了。

  文/广州日报记者肖欢欢 图/芦海强提供

  芦海强心中很焦虑。因为在3月26日,弟弟还打电话跟他诉苦,说最近心情不太好。还问他要800元“救急”,说新买了电脑,需要分期付款。“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

  恐怖午夜

  川师大成龙校区学生公寓,芦海强并不陌生。去年9月,芦海强送芦海清入学时,曾来过这里,案发的学习室和芦海清居住的127宿舍只隔着一个楼梯,距离不过20米。芦海强到达公寓时,现场拉起了警戒线。

  “你是芦海强吗?”现场的警察和校方人员问他。在确认身份后,两名警察把他带到一楼的自习室,掀开一个裹尸袋,一具血肉模糊的遗体呈现在他的面前,第一眼,芦海强没认出来这是弟弟,但经过辨认,还是让芦海强绝望了:弟弟身上的衣服是自己的,他读书手头紧,两人的衣服经常换着穿。

  芦海强当场冲出学习室,一阵干呕。生平头一回见到这种血腥场面,受害者却是自己的弟弟。他随后来到弟弟的宿舍,见到的是四名惊魂未定的室友,弟弟的电脑还开着,旁边放着一包未吃完的薯片。

  当晚,和芦海强一样无眠的,还有整个宿舍楼的学生。凶杀案像雾霾一样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即便是胆大的男生,这一夜也是惊魂未定。

  从不抽烟的学生为了消除恐惧,在宿舍内彻夜抽烟,以缓解惊吓。芦海强的另外4名室友当晚也没敢回宿舍,有的在外面的宾馆过夜,要么在附近的网吧玩游戏。之后,学生们收到消息,芦海清被害一案,警方已介入调查,学生不得对外散布消息。

  随后的法医报告显示,芦海清身上有50多道伤口,他因头颈离断伤死亡。

  127宿舍的日与夜

  芦海清所住的127宿舍一共住了6人,除1人来自湖南,其余都是甘肃人,这包括了涉嫌杀害芦海清的滕某。因为性格外向,喜欢耍宝、逗乐,芦海清和几位室友关系都不错——除了沉默寡言的滕某。

  在室友小斌(化名)眼中,滕某平时话很少,独来独往。学习上有什么问题,其他几名室友还会互相切磋,而滕某很少参与。入学后一个月,小斌就发现滕某的性格“有些问题”。入校后的第一个国庆节,127宿舍的几名室友一起比拼酒量,一开始一罐罐地喝,后来不过瘾,一瓶瓶地喝。最后,每人都喝了约7瓶啤酒。酒喝完了,却没拼出个胜负,室友们都说算了,图个开心,但滕某不高兴,要求继续。小斌发现滕某的眼里带着杀气。“他看起来很不爽。”

  芦海强送弟弟上学时曾见过滕某,不过当时没打照面。事后,芦海强走访了滕某的几名同学,“话不多”、“很内向”,是大家对他的一致评价,在班上,滕某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学生。而在小斌的记忆中,滕某爱好打游戏和看心理犯罪小说。国内有位作家写的《心理罪》系列小说《画像》、《教化场》、《暗河》,他都看过。

  同样是老乡,滕某和其他几人的关系处得都一般,尤其和芦海清关系比较紧张。“芦海清比较贫嘴,嘴上不饶人,有时他可能只是开玩笑,没有挖苦的意思,但听的人却不这么想。”小斌回忆,芦海清至少有4次因琐事和滕某发生矛盾。有一次,芦海清将杯子里的水洒在地上,滕某一跤摔倒,芦海清则躲在床上哈哈大笑。滕某当时就说“我早晚得弄死你”。

  今年2月,春节前夕,芦海清准备和女朋友团聚。滕某一直是单身,芦海清打趣说:“你要多参加活动才能碰到女孩子啊,就你这样,能有人看上你吗?”而滕某则把这视为芦海清的炫耀和对自己的嘲讽,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芦海清和滕某的床铺紧挨着,下床时会发出声响,尤其是周末,他到外面做兼职,7点就要起床,会影响滕某休息,因为这事,两人争吵过。后来芦海清想和别人换个铺位,但没有人愿意。

  芦海清先后两次向老师提出想更换宿舍,但老师表示:新生要学会和不同的人相处,这也是上大学要学习的内容之一。

  唱歌引发斗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