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飞来200万债务:前夫借的钱要已离婚前妻还?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2:47

  “离婚了,就别再来找我。”但对北京市民李雨婵来说,前夫没有再来找她,法院却找来了,带着一张传票和200万元的“共同债务”。一审判决认定,她要和前夫一起偿还这200万。一笔从来没听说过的,前夫(妻)在没离婚的时候私下借贷的巨款,离婚后突然落到你的头上还债,换了是你,该咋办?

  震惊

  前夫婚内借钱

  债主告已离婚夫妻

  北京二中院第三审判区的楼道里,二审即将开始,方巍从李雨婵面前走过去,步入法庭,前者没停留,后者没招呼,双方甚至没有对视一眼,曾经7年的夫妻,形同陌路。

  天上掉不下林妹妹,但能掉下200万的债务。去年3月,因丈夫赌博几乎输光了原本殷实的家底,李雨婵和方巍协议离婚。双方在离婚协议中写明,两个孩子和家中剩下的全部财产都归女方所有,抚养费由女方完全负责,男方净身出户。

  时隔不久,一张来自法院的传票让李雨婵震惊了:除了已经输掉的上千万元,前夫还在外欠下了一笔200万元的债务。在发现丈夫赌博的两年多时间里,这样的震惊已有多次了,只是这一次让她格外气愤:已经离婚了,怎么还来找我?李雨婵觉得,自己怎一个“冤”字了得?

  但如果站在债主的立场上想问题,找上她,简直是必然的:欠账即将到期,欠钱的居然提前半个月离婚,而且净身出户!有太多的理由怀疑,这是夫妻俩为了逃债而做的一个局。如果每个不想还债的人都协议离婚,让债主拿着借条面对一个身无分文毫无还钱能力的欠账人,所有借钱给朋友的人,不是都要面临血本无归的险境?

  困境

  怎样才能证明“欠款是赌债”

  方巍一审时既没有出庭,也没有提交任何证据。审判中,李雨婵曾经明确表示,这笔巨债不该由她偿还:借钱的时候她不知情,这些钱她从来没见过,更没用到家庭共同生活。在法庭上,李雨婵说,没离婚的时候,家里的支出主要是由她负担,方巍根本没有向别人借款的必要。当初借款时跟朋友所说的“借钱用于公司经营”,其实就是在网上赌博。

  为了佐证自己的说法,李雨婵还向法院提交了一份2015年3月拍摄的网络赌博的网页截图,上面清晰地写明了方巍的账号和输赢记录。只不过,这个网页上显示出的赌资,确实和那笔200万元的借款无关。

  李雨婵还拿出了一份签署于2014年3月的“承诺书”。方巍在《承诺书》上承诺,将戒除赌博恶习,回归家庭好好过日子。但承诺书签字的墨迹未干,方巍又找“发小”借下了200万,其中大多数又陆续扔进了赌博的无底洞。

  为了证明这些钱确实是赌博输掉了,李雨婵和律师曾经艰难调查取证,但无论银行还是警方,都没有向他们提供任何证据。

  由于承诺书以及其他一些相关证据,法院认可“二人离婚与逃避债务无关”。尽管如此,法官依然认为,“在方巍向朋友借到这笔钱的时候,二人还是夫妻关系,假使这些借款真的用于赌博,除非原告在交付借款的时候就明知其真实用途,否则他当然可以认为这笔钱是方、李夫妻二人的共同债务。无论方是否将这笔钱用于赌博,都不能对抗原告作为‘善意债权人’所享有的合法权利。”

  一审法院由此判决,债务关系成立,方巍与李雨婵共同偿还200万元债务。

  中洲律师事务所于德华律师说,从一审判决里可以看出法院是在保护正常的民间借贷关系,尽可能保护好债权人的利益。但它却暴露出了司法实践中的一个软肋:假设一对夫妻离异,男方在签订离婚协议之前,向朋友某甲大额借款,并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到账,随即取出现金偿还。在离婚之后,某甲向法院起诉这对前夫妻,要求双方按照“共同债务”的原则偿还“欠款”。如此一来,作为无辜者的女方,很有可能要来承担一个莫名其妙的连带偿还责任。

  二审

  前夫出庭自证赌博被法庭认可

  李雨婵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二中院提起上诉。

  二审时,方巍终于出庭。在法官面对面的询问下,他坦然承认,这笔200万元的借款中,大部分用来网上赌博了。

  “我是有一次去澳门开始赌上的,那一次就输了几百万。”说起惨痛的赌博往事,方巍语调平静得像是在说别人的事。后来,他在赌博网站赌,每次在账户里转账几万、十几万,但输的远远多过赢的。

  这让坐在上诉人席上的李雨婵先松了一口气:毕竟,根据《婚姻法》41条以及最高法的相关司法解释精神,夫妻一方所欠下的赌债,由于没有用于共同的家庭生活,不能算做夫妻共同债务,只能由借款人独自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