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犯”喊冤26年获释:谢谢死者家属说真话(图)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2:46

村民称,当年曾在这里挖出女尸

刘忠林称,十指因遭逼供留下伤痕

  吉林26年前杀人案几经周折今天重审 被害人家属坚信真凶另有他人

    喊冤“凶犯”:谢谢死者家属说真话

  今天上午,吉林省高院开庭重审刘忠林故意杀人案。1月26日,《北京青年报》曾刊发报道《再审马拉松》独家披露:早在2012年3月,吉林省高院即对本案作出再审决定,超期延宕至今。

  1990年,辽源市东辽县会民村的刘忠林被控杀死同村女子郑殿荣,后被判处死缓。据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该案凭口供定罪,最明显的漏洞是作案人数。刘忠林供述其一人作案,但郑殿荣失踪时目击者——其聋哑侄女的最初证言却称,两个蒙面人将郑殿荣绑走。郑殿荣二哥郑殿臣说,这么多年来,郑家人从未认为刘忠林是凶手。

  今年1月,48岁的刘忠林刑满获释,三个月过去,他还没完全适应自由,走路贴着墙根,不敢和生人搭话,打电话要对着纸上的数字拨。再审开庭前,刘忠林接受北青报记者专访说,希望再审法庭还他清白,宣判他无罪,“这样……”

  谈再审开庭 谁能想到,一拖拖了四年?

  北青报:2012年你接到再审决定书时什么反应?

  刘忠林:就是感觉快了。有奔头,就能平反了。我想着一个月后就能开庭。谁能想到,一拖拖了四年?

  北青报:这次接到开庭通知后什么心情?

  刘忠林:心情大不一样。可算盼到了。

  北青报:谁通知你的?

  刘忠林:4月18日,我表姐夫王贵贞接到法院通知开庭的电话。他怕我激动得睡不着觉,开始没告诉我。那天我心情不好,他就告诉了我。

  北青报:告诉你之后呢?

  刘忠林:睡不着,失眠了,就希望早点开庭。这次和以前在监狱里失眠不一样,我觉得终于到头了。

  北青报:王贵贞说,你出狱后他多次接到恐吓电话,有人威胁说让你们放弃申诉。

  刘忠林:我听说过。他说他的。我不能放弃。

  北青报:害怕报复吗?

  刘忠林:我不怕。我就是想早点出头,早点平反昭雪。

  北青报:现在再审开庭了,你希望结果怎样?

  刘忠林:最大的希望就是宣判我无罪,这样我就可以挺直腰板做人了。还有伤害过我的人,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我要求赔偿我的损失,失去啥赔啥。

  北青报:你失去了什么?

  刘忠林:失去多了。进去的时候我才22岁。我现在家都是破碎的,没家没业。房也没了,家也没了。

  北青报:如果没被抓,你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

  刘忠林:最起码我有个家。我能成个家,还可能有孩子。我现在啥也没有。一无所有。走到哪,哪是家。

  谈审判获罪

  口头上诉了,法院没二审

  北青报:这个案子,警察办案时,你有多份笔录承认杀人。进入审判程序后,你翻供不承认杀人。不认罪理应上诉。但是卷宗里却没有你的上诉材料,也没有二审材料。你到底上诉过没有?

  刘忠林:一审完了,下判决时,我对书记员口头说上诉。但是管教没联系上家属。我写了三张纸交给管教。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二审。

  北青报:一审开庭,为什么没有律师出庭辩护?

  刘忠林:开庭之前,书记员问我请不请律师,我说请。问让谁请,我说让我亲哥。书记员说联系不上。后来我就想算了,就拉倒吧,没请。法院也没有给我指定律师辩护,庭审也没有公开开庭。

  北青报:没有律师出庭,你担心吗。

  刘忠林:倒不担心。审判长要我把杀人事实说出来。我说我没杀人。

  北青报:你自己是怎么辩护的?

  刘忠林:我说办案警察打我。穿竹签,都说了,法院不采纳。他们说,你拿出证据来证明你冤,我说我拿不出证据。

  北青报:一审判决认定你故意杀人,判处死缓。判决送达时,你服吗?

  刘忠林:不服气。送达判决书的时候我没签字。相隔一年,省高院核准死缓的裁定书也下来了,我也没签字。不服。

  谈狱中申诉

  识字少,翻字典写申诉状

  北青报:你在狱中写过申诉书吗?

  刘忠林:核准死缓后,我进了长春铁北监狱。我就喊冤,怎么逼的,怎么打的,自己写申诉状。我只上过两年学,不认识几个字。有的字写不出来,我就翻字典。

  北青报:申诉有效果吗?

  刘忠林:没起啥作用。

  北青报:进监狱后你啥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