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案逃犯23年落网津城 访案发地揭破案背后故事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2:46

  天津北方网讯:1993年12月28日晚,一个极寒的冬夜,大雪覆盖了北国边陲小城鸡西,整座城市犹如冰封的兴凯湖水一般,那样的安逸。当天21时许,一声枪响划破了这份寂静,该市梨树区的村民陈大奎在枪声下殒命。抢劫!涉枪!命案!鸡西警方一边向黑龙江省公安厅上报案情,一边调集警力迅速展开侦查,很快锁定了犯罪嫌疑人。然而,就在即将实施抓捕的关键时刻,畏罪潜逃的戏码上演了——嫌犯梁军跑了!

  梁军突然出逃,且像人间蒸发一样,尽管警方调动一切手段,也未找到他的一点踪迹,这使案件的侦破陷入僵局。直到警方在天津将梁军抓捕归案后,这起悬了23年的大案才水落石出——据梁军供述,他逃出鸡西后,潜至1000公里之外的河北省沧州市藏匿,并更名改姓,以“宋志峰”取而代之。23年里,负案在身的梁军几经辗转,最终落户天津。有了宋志峰这个合法身份,梁军“洗白”了自己。在天津,他娶妻生子、租房买车,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他不交友、不喝酒、不敢有任何违法违规的举动,日子过得谨小慎微。在爱人眼中,他是个孤儿;在孩子眼中,他是合格的爸爸,每天都在为这个家庭忙碌着。

  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2016年4月1日清晨,这一切发生了逆转。黑龙江鸡西警方在天津警方的协助下,将潜逃23年的梁军抓获归案。在鸡西市看守所里,宋志峰改回了自己的本名梁军,一扇铁窗,将他与23年浮云般的过往阻隔开来……

  日前,记者北上黑龙江省鸡西市,与鸡西晚报记者一同探访案发地,专访负责此案侦办的鸡西市公安局重案侦查大队大队长朱振龙,揭开本案侦破背后的故事——

  枪击案惊动边陲小城

  鸡西,一座因煤和石墨闻名的边陲小城,未进冬天,雪花就会光临这里。

  酒是驱寒的佳品,酒也是小城年轻人感情的润滑剂。只是,酒最终害了梁军,这大概也是他出逃23年来不再沾酒的原因——1993年12月28日,梁军和朋友林平酒后而归,路遇当地村民陈大奎,双方因话不投机发生激烈争吵。过后,小哥儿俩越寻思越憋屈,越回想越窝囊,冲动之下,他们想到用枪来结束这场争斗。回到家中,他们掏出私藏的火药枪返回、实施报复,为自己出口恶气。无疑,枪成了他俩壮胆的工具。他们叫出陈大奎,真的向他开枪了。陈大奎倒在冰雪之中。

  二人从陈大奎身上找到一包宇宙牌香烟,抽着烟定了定神儿,随即迅速逃离现场。陈大奎躺在冰天雪地里,零下三四十摄氏度的高寒天气,加重了伤势,终没有挺过那一夜。

  陈大奎死了!这消息不胫而走,在小城里扩散。警方当即展开调查,并迅速锁定了嫌疑人梁军、林平。就在警方抓捕他们的同时,梁军闻风而逃,离开了生活已久的老家——鸡西市梨树区,开始了藏匿漂泊的生涯,那一年他刚刚21岁。

  梁军伴随陈大奎之死人间蒸发,从那一天之后,警方无法再掌握他的任何动态和消息。梁军逃往哪里?如何逃走的?这些年是怎么生活的?23年,警方没有获得任何有价值的线索。鸡西警方当年的案件卷宗中,使用了“梁军反侦察能力较强”这样的表述,这起持枪伤人致死案成了悬案……

  抓住线索不懈追逃

  嫌犯梁军的出逃,对鸡西警方是不小的震动,省公安厅督办此案,严令将嫌犯追捕归案。然而,23年,办案人员从少年到白头,换了一批又一批,就是找不到梁军的下落。“就是死了,也该留个全尸吧?真是邪门了。”本报和鸡西晚报记者走进鸡西市公安局,见到了接手该案的负责人——重案侦查大队大队长朱振龙,他说,这些年参与此案侦查的弟兄们,很多都退休了。但是,在交接工作时,“梁军”是必须提到的名字。在弟兄们心里,嫌犯梁军是挥之不去的心结。这23年,看似平静的鸡西,一直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梁军可能出现的地方。

  梁军归案后,有关他潜逃的细节才渐渐明朗起来。在鸡西市看守所,梁军供述如下:从鸡西出逃后,他一路南下,在河北沧州一远房亲戚家落脚,从起初的隐姓埋名到后来的更名改姓,始终“低调”地活着,不敢再招惹是非。这样的低调,的确也为警方侦破此案增添了不小的难度。

  时光进入新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全国公安机关展开了网上追逃专项督察“清网行动”,以“全国追逃、全警追逃”的力度缉捕在逃的各类犯罪嫌疑人。一大批久侦未破的大案、要案成功侦破,一大批常年负案在逃的犯罪嫌疑人落入法网。2012年,黑龙江省公安厅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深化,对全省范围内的积案要案展开专项清网行动,重点追捕命案大案中的在逃犯。嫌犯梁军自然是鸡西警方绝不放过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