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银行劫匪到地产大亨 媒体揭秘石二群多面人生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2:44

 

 10月28日,被羁押在看守所的石二群接受媒体采访。《郑州晚报》记者 石闯 宋晔 摄

10月28日,被羁押在看守所的石二群接受媒体采访。《郑州晚报》记者 石闯 宋晔 摄

  在小时玩伴眼里,他是村里的孩子头,不爱学习;在工友眼里,他要账艰难、处处碰壁;在抢劫同伙眼里,他心狠手辣,胆大心细;在商界伙伴眼里,他人情练达,左右逢源;在普通民众眼里,他顾家本分,热衷公益。从一个普通的包工头到银行劫匪,再到房地产大亨,电影剧本中的情节,成为现实版,十六年间,石二群走出了一条由抢劫、发迹、赎罪等关键词组成的多层面的人生路线。

  10月21日13时。河南省驻马店市乐山大道和洪河大道交叉口西北角的一处工地。工人们看到了这样的场景:刚刚走下奔驰车的老板石二群被突然出现的警察按住。后来流传到网上的照片显示,戴着黑色头套的石二群双手反铐,他的上衣被半卷起来,露出了肚皮。

  一位目击者说,石二群被抓的时候,很平静,没有挣扎。

  一周后的10月27日,郑州警方召开“1999.12.5”特大持枪抢劫银行案新闻发布会。警方介绍,1999年12月5日,5名犯罪嫌疑人持枪闯进郑州一家银行,打伤保安和银行职员并抢走208万现金后潜逃。

  今年10月,这起曾惊动了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的案件,终于尘埃落定。5名嫌犯石二群、李付利、余全收、陈德成、石新春被抓获归案。

  16年前,石二群还是一个穷困潦倒的包工头,被抓前,他已是驻马店当地颇有名气的地产大亨,名下多家公司,身家过亿。

被抓前,石二群出席水屯商会2015年金秋助学仪式。资料图片

被抓前,石二群出席水屯商会2015年金秋助学仪式。资料图片

  包工头石二群

  按石二群的讲述,一年春节前,他跑到一个开发商家里要欠的70多万工程款。好说歹说,对方只愿意给5000元。他试探性地问:“能不能多给一点?”对方只回了一个字:“滚!”

  位于淮北平原的驻马店市驿城区水屯镇赵桥村大石庄,是石二群的老家。

  和石家相熟的大石庄村民说,石二群父母都是当地农民。石二群出生于1962年,是家里的老三,上面有大哥大姐,还有两个弟弟。

  村民说,上世纪70年代,大哥石占群当兵回来,四兄弟就分了家。分家的时候,石二群和大哥闹了矛盾,此后两家几十年都不说话,也不来往。

  石二群分得了三间平房,一直和父母住在一起。村民说,那时候的石二群,“瘦得不行,家里穷到连媳妇都娶不起”。

  在小时的玩伴李付强眼里,石二群小时候学习不好,背着书包到学校去晃一圈就不见了人影。但他一直都是村里的孩子头,大家也都喜欢和他玩。

  1980年,初中毕业在家种了两年田之后,石二群来到了郑州打工。跟着一个在建筑公司上班的同乡,学会了砌墙、粉刷的技术。

  李付强说,1984年,头脑活泛的石二群在郑州当起了包工头。召了不少小时候的玩伴一起打工。

  “本以为能赚钱,谁知道经常要不来工钱。”跟着石二群去打了两年工,李付强决定不去了。他说,经常看到石二群整夜整夜地坐在人家门口要钱,但对方理也不理。

  10月28日,被羁押在看守所的石二群回忆起当年的境况,也感慨连连。按石二群的讲述,一年春节前,他跑到一个开发商家里要欠的70多万工程款。去之前,他专门花了5600块钱买了两箱茅台酒,两条烟。好说歹说,对方只愿意给5000元。他试探性地问:“能不能多给一点?”对方只回了一个字:“滚!”

  还有一次,他要账只要回来一个大哥大手机。

  一年开学,大女儿要交500块钱学费,石二群实在拿不出,跑去找孩子舅舅。舅舅说:“在郑州混了那么多年,连孩子上学的钱都拿不出来?”

  石二群说,多次的碰壁,使他萌生买把枪吓唬吓唬开发商的想法,“好好要账”。

  1996年底,石二群跑到许昌买枪。却被人敲诈20万,对方称如果不给钱,就把他送到监狱去。

  为了付清这笔钱,石二群卖了老婆的首饰、项链,勉强凑了一两万,又借了亲戚朋友的18万。“300块钱买的一辆自行车,最后也只卖了100块。”

  “没有生存空间了”。石二群说,他于是有了抢劫的念头。

  当时的想法是,“干一把”,就离开郑州这个伤心地。

  劫匪石二群

  在开枪击伤一名保安和一名银行女职员后,他们砸柜台、抢钱、装袋、逃跑。和石二群计划的一样,整个抢劫过程没超过五分钟。

  1997年,石二群通过中间人,在许昌买了五把发令枪改装的转轮手枪。

  1999年上半年开始,他一个人开始准备:在银行周边踩点、测量银行玻璃的厚度、了解银行作息时间、设计周密的逃跑路线……

  1999年11月的一天,石二群把一起干活的同乡李付利、余全收、陈德成、四弟石新春叫到一起,商量“大事”。

  听到是抢银行,其他四人不同意。石二群就跟他们说,是黑吃黑,是抢中药城批发市场收的钱,四人最后同意干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