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美原图书馆馆长用赝品调包名画案再次开庭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2:44

  今年7月21日,广美原图书馆馆长用赝品调包名画案首次开庭。据悉,2002年至2010年,萧元利用其担任广美图书馆馆长的职务便利,用自己事先临摹好的赝品,将馆藏的齐白石、张大千等人的143幅名字画调包并据为己有。萧元陆续将其中的125幅书画作品委托拍卖,拍卖成交价总计3470.87万元,余下18幅尚未卖出的书画作品被侦查机关扣押,经鉴定估价约为7681.7万元。

  昨日,该案再次开庭。由于对一幅八大山人画作的真假有争议,法庭通知了4名文物鉴定专家出庭作证。

  焦点1

  八大山人《湖石双鸟图》是否为真迹?

  上次庭审时,控辩双方对八大山人的一幅《湖石双鸟图》的真伪存在巨大分歧。当时检方出示的证据显示,这幅画曾分别经过两次鉴定,第一次鉴定时被鉴定为假画,但第二次鉴定为真品,价值为4500~5000万元人民币。但萧元却提出那幅画是假的。

  昨天庭审时,法庭通知了4位曾参与鉴定的广东省文物鉴定站鉴定专家出庭作证。这4位专家中,有3位曾参加过前后两次鉴定,但作出了截然相反的结论。据其中一位鉴定专家说,他之所以修正以前的鉴定意见,最终认定《湖石双鸟图》是真品,是因为后来他们发现,在1980年代,全国顶级的权威专家曾对这幅《湖石双鸟图》进行过鉴定,结论为真品。

  但辩护律师和萧元本人质疑了专家的鉴定意见。“你知道鉴定文物有哪几个标准吗?我来告诉你吧,纸张、笔墨、款识、印章……”萧元对专家连连发出质问并上起课来。

  焦点2

  涉案金额是否高达1.1亿元?

  前述的《湖石双鸟图》被专家鉴定价值4500~5000万元。这个价格也遭到了萧元和辩护律师的质疑。萧元说,这幅画他从图书馆里拿出来时就知道是假的。

  “你偷这些画目的是什么?”审判长发问。“财迷心窍,为了谋利。”“既然是为了谋利,图书馆里还有那么多真画,你明知道这幅画是假的,为何还要拿?”审判长追问。

  “因为它值一点钱。”萧元称,他曾想委托拍卖行拍卖《湖石双鸟图》,但对方只愿意出10万元,他本人认为这幅画值20万元,因此没有卖成。他认为,从这个侧面证明,此画是假的,不值那么多钱。

  萧元的辩护律师还提出,萧元作案是在2006年之前,其涉案金额应该以作案时来计算,而不应该以多年后高昂的拍卖价格来计算。

  焦点3

  追加起诉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

  记者了解到,法院合议庭在审理被告人萧元贪污罪一案过程中,发现萧元在此案中有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的行为,其涉案非法持有枪支达5支,子弹270发,原在海珠法院立案审理。

  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一人犯数罪、共同犯罪和其他需要并案审理的案件,其中一人或者一罪属于上级人民法院管辖的,全案由上级人民法院管辖”。经与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协商,决定将贪污罪和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两案并案由广州中院合并审理。

  昨日,萧元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有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的事实没有异议,称只是个人爱好和收藏。他的辩护律师则请求法庭对他非法持有枪支弹药一罪从轻处罚。

  萧元:愧对单位、家人

  “自从上次庭审后,就有许多人企图把我妖魔化,企图抹黑我,似乎我从来没有对国家、对社会、对学校做过任何事情。”在法庭上,萧元表示认罪,但他也历数了自己的多种功劳。萧元说自己在调到广东以前,就已经是湖南省的优秀中青年专家。“要在全国找出第二个像我这样的,都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萧元还称为广州美术学院立下了汗马功劳。不过,萧元表示自己愧对单位、家人,自己犯下了罪,说再多都无济于事,希望法庭从轻处罚。

  广美:不赞同从轻处罚

  被害单位广美的代理人则指出,萧元的行为给广美造成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并不是轻描淡写就能弥补的。

  广美的代理人指责萧元说,“不管你以前能力有多强,都不能成为你实施犯罪的理由和动因。”广美的代理人认为,萧元监守自盗,使得学校的制度形同虚设,给广美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不赞同对他从轻处罚。(文/记者林霞虹 通讯员王炎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