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通归案清华高材生逃亡14年 帮人打游戏为生(图)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2:44

红通归案清华高材生逃亡14年帮人打游戏为生

仲加杰被带入法庭时,笑着向亲属打招呼。京华时报记者欧阳晓菲摄

  身为清华大学毕业高材生、国企业务经理的仲加杰,被派到香港分公司工作。其间,他挪用公款80万美元炒股,不料股票大跌,无法填补窟窿。随后,仲加杰潜逃至贵阳,以替人打游戏赚钱为生。14年后,得知自己在红色通缉令之列的仲加杰在网上看到一篇“自首可以从轻处理”的报道,主动投案自首。

  昨天上午,市一中院公开审理此案,仲加杰上庭时笑着向亲属打招呼,庭审中表示认罪并愿意用自己的房产变现退赃,最后陈述时流下泪水。此案未当庭宣判。

  □庭审

  指控挪80万美金去炒股

  昨天上午,现年49岁的仲加杰被两名法警带上法庭。他中等个头,微胖,身穿浅灰色休闲上衣,精神状态尚可。进入法庭时,他看到旁听席上的亲属,笑着向他们打招呼。

  据了解,仲加杰的表姐和表姐夫及很多原来的同事前来旁听庭审。能容下数十人的旁听席座无虚席。仲加杰的哥哥特意从美国飞回北京,但并没有进到法庭旁听。

  检方指控称,1999年至2000年间,仲加杰利用担任香港企荣贸易有限公司业务经理的职务便利,在代表公司向顺德市安达集装箱制造厂有限公司催收货款的过程中,采用收取货款不入账的手段,将公司公款80万美元(按当时汇率,折合人民币662万余元)汇入香港大福财务公司,用于个人炒股。案发后,上述钱款均未归还。

  2014年12月29日,仲加杰向市检一分检投案。

  检方认为,被告人仲加杰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数额巨大不退还,其行为触犯了我国《刑法》第384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挪用公款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供述愿拿房产赔偿损失

  “我认罪。”对于检方的指控,仲加杰表示认罪,并称以前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全部属实。

  法庭上,仲加杰回忆说,他已经记不清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炒股了,“我起先是赚了几百万元,后来为了更赚钱,就增加了投资,并玩起了杠杆交易,以1比5的比例进行配资。”

  仲加杰没有料到金融危机的到来,股市急转而下。

  “因为当时炒股亏损很多钱,就想暂时挪用一下公款,想着等之后股价涨回来,再还给公司。”仲加杰说,他利用职务之便,在收取货款时,挪用公款80万美元。

  2000年,仲加杰任期将满,即将被派回内地,可股票仍惨跌,他无力偿还所挪用公款,选择辞职并潜逃至贵州省贵阳市。

  “我没有辩护,我对检方的指控全部认罪、悔罪。法院怎么判我都不会上诉。我想赔公司,毕竟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仲加杰说,自己和妻子在北京有一套共有房产,属于自己的那一半愿意用来退赔公司,此外自己并无其他财产可以赔偿。

  仲加杰的辩护人表示,仲加杰愿意退赔,其家属表示也可以代为退赔一部分,且仲加杰系主动投案自首,希望法庭在量刑时予以考虑。

  在最后陈述阶段,仲加杰哽咽地说:“今天很多以前公司的人都来旁听,我想对公司的人说,请接受我的道歉。”随后,含着泪的仲加杰被带走。

  昨天上午,此案并未当庭宣判。

  焦点数额是否按美金算

  庭审时,仲加杰的辩护人表示,当初仲加杰挪用的公款是80万美元,但现在检方将80万美元按照当时的汇率折合成662万余元人民币。

  “经过15年,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更何况,当时仲加杰侵占的是80万美元,是以美元为结算单位,因此退赔金额应该以美元计算。”辩护人说。

  “如果按照80万美元计算,现在的汇率就是人民币500万左右,比折合成人民币少100多万元,某种程度上是对挪用公款这种犯罪行为的纵容,检方不可能助长这样的行为。”公诉人称,将要求被告人按照折合后的人民币退赃,即662万元。

  记者经查询发现,按照2000年的汇率,1美元折合8.278元人民币,而现在1美元合人民币6.336元。因此,如果按照80万美元退赔的话,仲加杰可以省掉人民币155万余元。

  □追访

  昔日高材生炒股失败潜逃

  仲加杰是北京人,毕业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据记者了解,仲加杰的父母、哥哥、姐姐也都毕业于清华大学,家境优越,父母及哥哥姐姐很早移居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