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海豹卫士背后罪与罚:发负面消息向油田索赞助费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2:09

  环保人士田继光被判敲诈罪获刑12年 民间协会解救斑海豹23只却管不好自己的账本

  11月13日上午,十余位民间环保人士从各地赶到辽宁盘锦市,旁听田继光案二审。当天的空气重度污染,PM2.5指数为216,然而判决结果比坏天气更让他们沮丧,合议庭下午宣布:维持原判,田继光构成敲诈勒索罪、职务侵占罪和挪用资金罪,数罪并罚,判刑12年,处罚金8万元。

  田继光曾名噪一时。因为致力于保护辽东斑海豹及其栖息地,他入选2010年“中国十大海洋人物”。他还介入多起公共事件,影响最大的一次是2011年迫使当地政府变更一条公路规划,绕过斑海豹栖息地。但在2013年的一次“监督”事件之后,他因为涉嫌敲诈罪被抓。

  法槌已落,争议未平。田继光与他掌控的斑海豹协会之间是一笔糊涂账,在民间环保领域,田继光并非第一个身陷“敲诈门”的志愿者,但他和他那骤兴速衰的斑海豹协会,却成为了民间环保组织的一面镜子。

  事件

  发负面消息向油田索要赞助费

  田继光出事是在50岁“知天命”之年。他在当地经营一家广告公司,2007年,他发起成立盘锦市保护斑海豹志愿者协会,一直担任会长。2013年10月15日深夜,盘锦市警方以其涉嫌敲诈罪将他带走。

  卷宗显示,盘锦市公安局在2013年10月8日接到举报:田继光在网络上发布特种油开发公司(以下简称特油公司)的负面消息,对特油公司索要钱财。特油公司隶属中石油辽河油田,辽河油田是盘锦纳税大户。接举报后,警方对特油公司、辽河油田相关人士进行询问。油田方声称,2013年6月份,田继光在网上发布了关于该单位的虚假信息。

  田继光平素爱好摄影,在盘锦算半个文人,在政商界有人脉,与媒体和国内环保人士交好,在民间颇有号召力。

  他不只发了微博,还发短信和邮件给油田方,言辞锋利又略显草率:“中石油辽河油田某注气站门前,近五千米的曙欢公路两侧千余棵柳树死亡或濒临死亡,公路两侧的水沟污水散发着刺鼻气味,特油公司采油工操作基地附近垃圾遍地。南侧,就是湿地之都盘锦引以为豪,每年秋天游人如织的‘苇海蟹滩’,难道这就是号称全面推进HSE体系建设‘天字一号工程’落地有声的辽河油田所为吗?屁!”

  据油田方说法,上述情况与事实严重不符,属于捏造,死亡的树木不到10棵,且是自然死亡,非该公司造成。

  特油公司经理卢时林称,他让下属吕彦辉与田继光协商,吕汇报:“田继光说,油田公司答应他很多事情到现在都没给办,他也是没有办法才在网上发布消息给油田公司造成压力。另外田继光说,你们油田这么大单位,我们民间组织没有经费,很困难,你们单位给我们拿10万赞助费吧。”

  卢时林称,当时他未同意,事后,田继光又发批评性微博,下属与田沟通后,田提议赞助相机,迫于无奈,公司出钱息事宁人。

  吕彦辉声称,田本来索要10万元买3部相机,公司领导同意买一部,田指派人买了价值5.28万元的佳能相机,拿发票来把钱领走,本案的导火索正是这部相机。

  此外,2013年4月份,田继光在协会官方博客和微博上称,辽河油田的钻井距离斑海豹上岸点直线距离只有千米,影响斑海豹产仔,后人民网记者采访了他。

  田继光的影响力令油田方忌惮。4月12日,在盘锦市政府副秘书长翟鹏飞、油地办宋天辉等官员协调下,田继光和油田方的人吃了一次饭。油田方解释先有油田开采,后来才成立的斑海豹保护区,田继光表示理解,提出改进建议。

  “这顿饭大家在一起谈的都很愉快。”参与饭局的辽河油田勘探项目管理部副主任陈振岩在笔录中说。

  饭局过后,田继光记了一笔账:辽河油田欠斑海豹协会10万元赞助费。至于赞助费是谁的提议则成了迷局,各方说法不一,油田方也一直没给钱。

  人物

  和斑海豹一起扬名

  “开始都不知道啥事,”斑海豹协会骨干陈峰(化名)说,会长被抓后,协会立时瘫痪,“过后才听说涉嫌敲诈,我们都不信,这不是他的风格。”据家属及陈峰说法,田继光住在盘锦的一个富人区,名下有公司和多处房产,“虽不是什么富商,但也不会在乎十万八万。”

  田继光出生在一个渔业家庭,早年在银行工作,后告别体制下海,开广告公司之前,他涉足过纯净水、房地产等行业。陈峰称其性格豪爽,有棱有角,交际广泛,“是一个四通八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