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含冤入狱11年后获释:同学聚会插不上嘴(图)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2:07

  曾爱云无罪获释申请国家赔偿

  11月12日,曾爱云向湖南省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国家赔偿,各项赔偿款共计294万余元,湘潭市中院予以立案。2003年,他在湘潭大学攻读硕士学位时,卷入一起同门学生嫉妒引起的血案,被误判为杀人凶手获死刑入狱。

  2011年,曾爱云的死刑判决结果在最高法核准时没有通过,由湘潭市中院再次审理。今年7月21日,法院宣布曾爱云无罪获释。但是身陷牢狱11年,曾爱云的生活早已经成了另外一种模样。

  背上杀死情敌的“黑锅”

  曾爱云家住湖南省邵东县野鸡坪镇一个偏僻的农村,曾家也是村里最穷的一户,但是几个孩子却很上进。曾爱云的大哥,是西南政法大学博士。曾爱云以他为榜样,1997年考入湘潭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本科。2003年,他又在这个学校攻读硕士学位。

  曾爱云知道,除了读书,再也没有其他途径可以改变他贫穷的命运。然而一切却不如想的那般如意。

  2003年10月,曾爱云认识了同级研究生李霞。彼时,李霞正与恋爱4年的周玉衡闹分手,却与曾爱云互生好感。

  周玉衡并不死心。10月27日下午,周玉衡在校园论坛上发帖称,曾爱云在工作期间生活作风不好,并将这一消息告知李霞。曾爱云觉得周玉衡在造谣,于是打电话给周玉衡。周玉衡说,自己因为李霞离开,精神趋于崩溃,自己不能没有李霞。曾爱云则表示,愿将李霞还给周玉衡,并约周玉衡在校图书馆门口见面。

  他不知道的是,一场笼罩他和周玉衡的阴谋正在实施当中。

  当晚7点半左右,周玉衡在同学陈华章的搀扶下如期赴约。周玉衡当时站都站不稳,曾爱云有些诧异,但以为这是“精神崩溃”的表现。双方交谈不到五分钟,曾爱云把李霞的手放在周玉衡手上,示意他们和好后转身离开。李霞到底还是选择和曾爱云一起走,周玉衡则在陈华章的搀扶下回了宿舍。11点40分左右,周玉衡的尸体在学校工科南楼外的草丛中被发现。

  据最新的判决书显示,周玉衡是被陈华章杀害的。2003年10月22日至27日,陈华章多次从医院购得安定片。10月27日傍晚,陈华章将事先备好的安定片捣碎溶解,投放在周玉衡的茶杯中。周玉衡饮用后出现药物反应。当日19点28分,曾爱云通过电话约周玉衡在图书馆见面。19点50分,服药后头晕乏力的周玉衡在陈华章搀扶下与曾爱云见面,随后陈华章以周玉衡身体不舒服为由将周玉衡扶回宿舍。21点,陈华章又将周玉衡带到湘潭大学工科南楼308室,用绳子将周玉衡勒死后,将尸体运到楼外。

  经检察机关调查,陈华章因嫉妒起了杀心。他与周玉衡师出同门,周玉衡却更受导师器重。为除掉周玉衡并掩人耳目,他决定嫁祸他人。曾爱云恰好在这时出现,成了他嫁祸的最佳对象。陈华章在日记中写道,“关于犯案,千方百计隐藏,不如嫁祸转移视线。”陈华章决定把这口“黑锅”扔给周玉衡的“情敌”曾爱云。

  为自圆其说,陈华章在审讯时把曾爱云描述成保护自己的“大哥哥”。而实际上,曾爱云是陈华章的学弟,其室友也证实,“两人寝室不在一栋楼,认识却算不得好朋友。”陈华章不愿和人交心,在寝室就安静地写日记,“要强,成绩不错,表面和周玉衡关系很好。”

  事发当晚,曾爱云和李霞曾因联系不到周玉衡,决定出门寻找。寻到工科南楼时,恰巧碰到处理现场的湘潭大学保卫科科长曾祥元。曾祥元回忆,获知死者可能是周玉衡后,曾爱云大喊一声,跪地不起,表情十分痛苦。正因为这样不正常的反应,曾爱云当时被警方控制。

  狱中十一年三次被判死刑

  从2004年9月,他第一次被认定为谋杀周玉衡的主犯被判处死刑,到今年7月被无罪释放,曾爱云先后在湘潭市和湘潭县看守所里度过了4382天,从26岁到38岁。

  曾爱云不记得他在看守所试图自杀了几次,他只是感慨,“想死都难。”他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是磨尖了一小块铁皮,打算割断自己的静脉。因“下刀”不准,他的手掌被划伤,鲜血直流。还有几次,他是自己放弃了,他不甘心蒙受着冤屈,死得不明不白。赋予他自杀冲动的,是这段蒙冤岁月带来的痛苦与屈辱。在看守所里,死刑犯需24小时佩戴重达十多斤的手铐和脚镣。

  湘潭市中院曾于2004年9月、2005年12月、2010年6月三次判处曾爱云死刑。每次死刑判决一下,曾爱云就要戴上上诉期间摘掉的手铐和脚镣。他无罪释放的希望,在脚镣摩擦的窸窣声中被一次次敲碎。

  此外,手铐和脚镣还给他的生活带来极大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