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拍摄矿场疑似盗伐现场 被多人持刀棍殴打(图)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2:04

  受伤工人张先生躺在病床上,回想起几天前被殴打的事,心有余悸。

  11月20日中午,因有矿场工人拍摄了丽江市玉龙县杵峰村深山里的砍树过程,七别古矿场生活区遭到打砸,一名工人被打伤入院。关于此次砍树,是否系盗伐尚无定论。但在玉龙县与维西县交界附近的林区中,盗伐导致的森林破坏现象却真实地存在着。

  拍伐木视频遭到袭击

  七别古矿场位于玉龙县杵峰村南部深山,距杵峰村直线距离约15公里,海拔近3500米。山上覆满了以丽江云杉为主的混交林。

  据工人徐飞(化名)介绍,11月20日中午12点左右,他在矿场生活区的房间里看电视,矿场的练老板过来说,“有人在矿场旁边砍树,去拍几张照片,以防后续相关部门来追究。”

  多名工人证实,此前,当地相关部门曾要求他们对附近森林中出现的盗伐现象进行举报,并尽可能做好取证工作。于是,徐飞带上设备,来到距项目部约200米远的分岔路,拍摄了这一砍伐过程。

  徐飞拍摄的视频片段显示,伴随着阵阵油锯声,一棵约20米高的树木轰然倒地。一名男子手持油锯,站在倒横的树干上进行切割作业。在男子周围,至少有3段砍伐留下的树桩。另一名中年男子,站在其中一个树桩上,似乎在观察砍伐过程。

  练老板称,站在树桩上的男子,是矿场上级公司的副总老王。当时,老王发现了拍摄行为,亲自来到矿场生活区,让自己删掉拍摄的视频。“我正和他解释,他就一拳打在我身上”,随后,几个人手持刀、棍,从矿场北边过来,练老板见形势不妙,赶紧跑进东边的树林。

  伤者张先生回忆,练老板离开后,老王说砍树的行为合法,“问我们凭什么照相,还招呼附近的几个人过来,里面有人拿着木棒,有人拿着斧头。”张先生说,“我们老板派人去拍照也没错嘛”,谁知老王拿起附近油桶上的柴火棍就打在他的头上,“那些拿着木棒斧头的人一拥而上,我的右臂、后背、头上都挨了打,接着就晕了过去。”

  多名工人表示,张先生被打晕后,这些人又砸坏了矿场10多个房间的窗户,随后扬长而去。

  医院出具的检查报告显示,张先生除头、背部外伤外,右侧枕叶脑挫伤,右侧枕部硬膜下血肿。目前,仍在医院接受治疗。

  打人者称伐木已过审

  11月25日,事件已过去将近一星期。七别古矿场生活区,仍能看到地面散落的玻璃碎片、破损的窗户,和门上一处类似遭到斧砍留下的破洞。

  视频中的砍树现场,泥土已被翻动平整过。土中仍有两段被埋起半截的树根和大量树木枝干。记者开始拍摄现场,在这一过程中,附近山坡上出现了一名不明身份的男子。男子用手机拨打电话称,“这有几个拍照的,一会儿‘安排’他们一下”。随后,3名手持砍刀的男子出现在周围,目送记者乘坐的车辆下山。

  工人们表示,事发后,受伤人员被送往医院。但因“房屋已被砸坏,晚上气温低,安全根本没有保障”,他们担心打人者会再次归来。因此,多数工人被迫下山,老板也只能到处躲藏。

  工人们怀疑,是老王带领的一伙村民所为,“目的就是砍树卖钱。因为我们拍到了证据,恼羞成怒才会打人,想吓唬我们把证据交出去。合法合规的砍伐,哪会怕人拍摄呢?”

  工人们还称,事发当日,有人将部分砍伐留下的树根、树桩挖出并拉走。该说法在当地森林公安与工人的交谈中也得到证实,“在我们赶到前被挖的,是谁所为暂不能确定。”

  记者辗转找到视频中的中年男子老王。老王表示,自己是杵峰村村民,同时也是矿场上级公司副总。事发当天自己之所以出现在现场,是因为该处两个矿场都是公司下属,“我负责安全工作,所以常在矿场边巡视。”至于为何阻止工人拍摄,老王解释称,两个矿场有过纠纷,“我怕一方用视频做文章来诬陷另一方”。

  老王坦言,事发当天,自己确实与七别古矿场工人发生了冲突,并打了练老板一拳,但没对张先生动手,“我叫两个矿场安全员过来,木棒、斧头都是在现场随手拿的,而且没砸窗,只砸了门。”老王同时称,砍树者也是杵峰村村民。“这次砍树是村民自用,有审批,不是盗伐。但我和砍树这事儿没有任何关系。”

  是否盗伐仍在调查中

  11月26日下午,玉龙县森林公安局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日下午4点左右,他们接到七别古矿场工作人员报案,立即赶往现场,并于次日成立专案小组。经初步调查,事发地周围有国有林地和村集体林地,“遭砍伐的区域,属于村集体林地的可能性较大。”但根据相关法规,砍伐集体林地中的树木,也须经过相关部门审批,并取得采伐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