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邵东杀师案嫌犯:我从没把他的命放在心上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1:58

湖南邵东杀师案嫌犯:我从没把他的命放在心上

↑这是滕昭汉老师遇害的办公室(12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袁汝婷 摄

  原标题:“我从来没把他的命放在心上”——湖南邵东杀师案独家专访

  新华社邵阳12月9日新媒体专电(记者袁汝婷 谢樱)5日下午,新华社记者在湖南邵东县的看守所里,见到了今年刚满18岁的小龙(化名)。他身形瘦弱,穿蓝色外套,戴着深度近视镜;虽隔着铁栏杆,情绪却有些亢奋。

  4日早晨,在父母眼里“内向乖巧”的他,当着母亲李秀珍(化名)的面,杀害了班主任滕昭汉。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班主任,面对拼力阻止他的绝望母亲,小龙说,“你不要按住我的手,我要玩手机。”

  “我要送给你们一个‘惊喜’”

  4日的早自习结束,邵东县某中学高三97班教室里,一些孩子正在整理课本。李秀珍站在教室门口,等儿子小龙一起去办公室接受滕老师的谈话。

  此时,一向少言寡语的小龙突然站起来,笑着对同学们说,“我要送给你们一个‘惊喜’”。他口中的“惊喜”,是一起骇人听闻的血案。

  小龙身上揣着三把刀,和母亲一起走进办公室。

  “您来了,今天主要想和您说说孩子月考交白卷的事……”滕老师起身,话音没落,小龙就扑了上去,掏出两把刀猛刺,其中一刀刺中了老师的脖颈。

  滕老师顿时倒在血泊之中,小龙不顾母亲的阻拦,又刺了第二刀、第三刀。

  李秀珍拼尽全力,终于抢下了儿子手里的一把刀。此时,闻讯而来的97班学生冲进办公室,将他手中的另一把刀夺下。

  目击者描述,李秀珍大哭着对儿子大喊“你把我捅死吧”。小龙回答:“要不是刀被抢了,我就把你捅死。”

  人们震惊了——这原本是个在父母眼里“内向乖巧”、在任课老师们眼里“不起眼、不闹事”“总是低着头”“没什么印象”的孩子。

湖南邵东杀师案嫌犯:我从没把他的命放在心上

  ↑高三97班教室的门牌上,已故班主任滕昭汉老师的名牌已被取下(12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袁汝婷 摄

  “有什么好后悔,做都做了”

  在看守所,与记者对话的小龙,始终微笑、放松。他习惯用反问句和“无所谓”回答问题,第一个回答就令人意外——

  被问到对滕老师的印象时,小龙笑着说:“他除了有点啰唆,其他还不错。”他说,两年多来,滕老师并没有粗暴对待他,或伤他自尊。

  然而,杀人的念头,已在小龙脑海里盘旋了许久。

  11月一次周考,小龙成绩并不理想。滕老师建议他缩减月假,回校补习。“假都没了,哪有心情考试?”于是,11月底的月考他几乎科科交白卷。“考试没考好,月假就被取消了。”小龙抱怨,称“杀他的念头越来越多地冒出来”。

  迟到、违纪、谈话……同学们眼里的日常事件,竟成小龙的杀人动机——班主任的管理妨碍了他看小说、睡懒觉的生活。

  就因此杀人吗?小龙说,“我从来没把他的命放在心上。”

  11月30日,在回家途中,小龙买了三把刀。回到学校,他一直把刀揣在身上,“找到机会就动手,但是想先把手头的小说看完。”

  今年7月已满18岁的小龙,没有想过这样的行为需要付出什么代价。“看到他倒下时痛苦的眼神,我就不自觉地想笑。”小龙回忆。

  面对“是否后悔,觉得抱歉?”的问题,小龙反问;“有什么好后悔,做都做了。我又不认识滕老师的家人,为什么要感到抱歉?”

  他称自己从未有过诸如考大学、工作、娶妻生子、赡养父母等对未来生活的规划憧憬。他甚至不清楚父母具体从事什么工作,不了解他们喜欢什么,不记得他们电话号码,不知道父母学历和生日……

  “我的世界就我一个人”他说,他理想的生活是“一个人住,看小说,混吃等死”。

湖南邵东杀师案嫌犯:我从没把他的命放在心上

“除了看小说,还能干什么?”

  接受采访时,每次说起玄幻小说,小龙眼里就发光。“两三百万字的小说,我两三天就能看完。大概看了一千多本吧。除了看小说,还能干什么?”他脱口而出,带着一点自得的神色。

  小龙说,他从初一开始迷恋网络小说,因为看小说太多,初中时买的手机按键都坏了。上课看手机,小龙如何逃过学校、老师的监管?他的“诀窍”是把厚厚一摞书堆在课桌上,“小的书放下面,大的书放上面,留一个小口子,手机藏在里面……老师一走近我就知道,怎么会被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