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因不让上床睡觉产生矛盾 男子酒后杀妻伤女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8 11:57

  核心提示|10日上午,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起“杀妻伤女”案。2015年7月30日晚,被告人朱升(化名)因继女要跟妈妈睡,酒后训斥了女儿,随后与妻子莲花争吵,母女俩准备外出时被其用菜刀砍倒。庭审现场,朱升说他愿意陪她一起走。警方在事发后赶到现场时,发现朱升抱着已经死去的妻子昏迷。夫妻俩并非没有感情,“外出”这一举动为何会刺激朱升这个瘦小的男人狂性大发?

  【莲花】没有躲过的“七年之痒”

  莲花的生命,定格在2015年夏季的一个晚上。那一年,她42岁。

  莲花喜欢打麻将,喜欢跳舞。会享受生活并不代表好吃懒做,“莲花是个好女人”。

  这一点,莲花的前夫赵先生、第二任丈夫朱升、朱升的大儿子异口同声。

  莲花的前夫赵先生是名教师,看起来很斯文,说话也很斯文。但两人就是过不到一起,女儿小慧(化名)还上小学的时候,两人离婚了,小慧判给爸爸,但母女俩关系融洽。

  离婚后不久,莲花通过跳舞结识了朱升,朱升比莲花大7岁,二婚,有俩大小子跟着,个子不高但人看着精神。

  2个离异人士重新组建的家庭,原本期待婚姻重生,却没有逃过“七年之痒”。

  2015年7月30日13时许,在外面打工的朱升回到位于鹤壁市淇县朝歌镇南门里村租住的家里。晚上约了一个朋友喝酒,一斤装的白酒,一次性杯子倒出来半杯给朋友,剩余的全部下了朱升肚子。

  朱升说,他酒过半斤就晕,喝多了还有个“失忆症”,俗称“断片儿”。

  8两酒壮胆,朱升就在“断片儿”的状态下,先训斥了继女,又与莲花争吵,在母女俩“惹不起躲得起”准备离开的时候,被朱升拦住,挥刀砍倒。

  那是一把新菜刀,原本是夫妻俩过年时候买来用的。

  【小慧】下了晚自习,她只是想跟妈妈睡

  少女小慧当时正在奋战高考。那天她下了晚自习,回到妈妈住处,朱升已经喝多了,躺倒在床上。

  小慧想跟妈妈睡,就让朱升去楼上她的床铺睡觉。

  朱升不乐意,训了小慧几句。

  莲花维护小慧,跟朱升吵起来。

  与小慧一起在现场的还有朱升的侄女,她在证词上说,看到朱升挥舞着菜刀推搡着、恐吓着不让莲花出门,随后把菜刀放下了,但莲花又一抬脚,他就砍了上去。

  朱升砍倒了莲花,接着又砍向了小慧的头部、面部,小慧抬手去挡,手掌和胳膊也被砍伤。

  120赶到,将小慧救了过来,1个月后,她出院了,妈妈的坟头黄土已干。

  如今,小慧转学到了一所职高,脸颊左侧多了一道伤疤,头顶缺了直径约5厘米的头骨。

  她说,有时候会做噩梦,继父从监狱出来了,拿着菜刀追。

  【朱升】他说愿意去陪妻子

  “我愿意接受公正的审判,愿意去陪我妻子。”朱升这样告诉主审法官。他跟妻子关系不错,说是恩爱夫妻也不为过,都是喝酒惹的祸。

  恩爱夫妻为何会举刀相向?

  “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好,小慧跟我说他之前也打过两次妈妈。”赵先生说。

  “两人有时候吵闹,有时候可好,还一起去跳舞。”村民高原说。

  朱升在休庭阶段告诉记者,他的第一任妻子因为外遇离开家庭,而他的二婚妻子莲花也曾有过要与他离婚的经历。他在离婚半路上跑了,然后找到妻子,跪下求原谅,从那之后,他很少再喝醉,就是晚上喝二两,暖胃。

  “我不想让她走。”朱升这样说。

  朱升的辩护人说,他对妻子是有感情的,最后莲花是在他的怀抱中停止呼吸,这是一起夫妻间不让上床睡觉产生矛盾引发的恶性案例。

  当日,鹤壁市中院一审判处朱升死刑,缓刑2年,赔偿小慧各项费用共计6.2万元。朱升当庭未提出上诉,他说,无所谓了。线索提供赵栋梁李瑜